【科學組】甜點

久里太太指定的餐館梗!


這條街的盡頭開了一家餐館。
規模不大,服務外場的據說是老闆本人,而內場的主廚是他的合夥人。

有人說,老闆長得有點像那個失蹤的名人史塔克,為了躲避債務避風頭,才隱姓埋名來到千里之外的城市開餐廳。
至於主廚,就有更離奇的傳聞了,比如他是史塔克從五星級餐廳重金挖腳而來,即使史塔克跑路也指定要吃他煮的菜,因他們經濟拮据,不得已才讓主廚出來賣藝。

不管如何,那家餐館的主菜很好吃。
安幾乎某周都會去光顧一次。

小餐館意外地受歡迎,但安是老顧客,老闆總會固定為她保留位置。


安只見過主廚一次,那是她第一次吃到主廚試作甜點的時候。
那甜點非常奇妙,一入口,便苦到她繃緊了整個臉,她秉持著禮貌沒有吐出來,但她緩慢咀嚼,嚥下,甘甜就從舌後根往前蔓延,甜到舌尖,最苦澀之處會成為最甜蜜的所在。
就像是你非得經過一番考驗,才能得到寶藏。


她哭了。
所有被招待試作甜點的客人中,只有安哭了。

她哭得歇斯底里,一點都不美觀,哭到風趣的老闆連說了幾個笑話緩頰都毫無用處,老闆逼不得已,將主廚從廚房裡找出來,詢問他究竟是怎麼回事。


主廚垂著眼,看著她哭泣。

他讓老闆送其餘的客人出去,直到除了她以外,餐廳裡沒有其他客人為止。

「再如何苦澀的東西,熬過去,你會得到甘甜的回憶。」主廚說得很輕,他在說食物,安卻以為,他在說她的心情。

就好像她不需要解釋為什麼她會一個人來餐廳吃飯,會一個人坐在角落沉默地吃飯,會讓淚水落進食物,淌過唇邊。

主廚站在那裡,用手輕拍她的肩,她記得她哭到沙啞,眼睛紅腫得可怕。
她多感謝他們沒有問,因為她不知從何說起。

「很特別,一開始是苦的,沒想過最後會那麼甜。」
她流淚地笑,覺得那股甘甜能從舌後跟甜到心底。

「苦的?」老闆睜大眼睛,他用食指沾了一點她盤裡的碎屑,放到舌邊舔過,「不是甜的嗎?」

「是眼淚。」主廚溫和地回答,「裡面的無機鹽和溶菌酶與我做的東西產生化學反應,所以嘗起來是苦的。」

安征愣地問,「可我吞下去之後,就變甜的了。」

「唾液,」老闆似乎對於主廚的解釋接受地毫無疑慮,他接著解釋,「咀嚼會引發唾液分泌,中和了眼淚。苦的就會變甜的。」

原本多苦,對比之後,就會愈發甜蜜。



是那樣子啊。
她就想,怎麼會有人做一個一嚐下去是苦的甜點呢?

「抱歉,」她低聲地說,「我毀了甜點。」
難怪沒有一個人會失禮地把甜點吐出來,或許全場只有她是和著眼淚一起吞下去的吧。

「不,你很幸運。」主廚半蹲下來,與她平視,「只有你發現了這道甜點的秘密。」

安不知道主廚為什麼要這麼說,卻清楚看見站在他身後的老闆皺起了眉,將手搭上主廚的肩膀,「布魯斯──」他低聲叫道,那不像安慰,反而像警告。

主廚看著她,唇角彎起,笑得輕淺而溫和,「最苦的就只是這樣,你熬過去了。」

安瞬間用手掌摀住下巴,眼淚漫過眼眶。
她忽然間領悟到某個事實。
沒有嘗過苦的人,做不出這道甜點;沒有嘗過苦的人,吃不出這道甜點的意義。

老闆忽然用手把主廚扯了起來,那力道相當粗魯,「布魯斯。」
他又叫了一次,那就是個警告。

主廚用手拍撫著箝制自己的手臂,像是在安撫對方,如夏日一泉清水澆在熱燙的岩石上。



安默不作聲地看著他們互動。
被抓握的人不緊張,倒是施加壓力的那個人一直在警告。

她想,這一次,她終於看懂了這道甜點的意義。
最苦只是這樣,熬過去,甜蜜就會降臨。
 



Fin.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Time
Introduction

生如初見

Author:生如初見
我們捧著流金歲月,年華流過指縫,淌成一壺春。

Articles
Latest journals
Visitors
Latest comments
Latest trackbacks
Monthly archive
Search form
Display RSS link.
link
Friend request form

Want to be friends with this user.

Friends

Ms.Waltz

DIZZYing.com
Keyword

ML Lestrade M/L Myc/Les Mycroft M00 Marlloy 007 DH, Tony HP,Harry 心得 Bruce, Tony,Bruce,科學組 科學組, Sanpe,Harry 

Pul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