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00】Prejudice 14

衍生:007 : Skyfall
配對:Mallory/007
警告:Bond性轉,前任M性轉,故事背景為Skyfall之後,前任M已死亡。



左手刀精準地敲在男人的頸部,右拳直擊對方太陽穴,Bond覷準時機,牢牢抱住正要軟腳的持槍者,她將男人放倒在地,動作俐落地卸下他的槍,脫下他的裝備,拔開他的面罩,一張眼熟的臉頓時袒露在她眼前。

「Aneurin,」Bond挑起眉,意外但又不太意外在此刻看見Smith的下屬。
她頓時打消殺他的主意,Bond有些問題需要問他。

她抬起頭,觀察情勢,最近的客房離她約十步遠,她將Aneurin拖往房門口,用Q事先給她的設備讓電子鎖扣失靈,厚重的房門退出一條縫隙,Bond扯著Aneurin進房,她回身把門踢上,俐落地用被單將失去意識的男人五花大綁。

Bond走進浴室倒了一盆冰水,直接了當地潑向Aneurin,男人被水淋上的同時,下意識地偏過臉閃避,她毫不客氣地搧了那男人幾掌,直到Aneurin似乎有睜眼的跡象。



「唔,」
先是冰冷的寒意,兩頰忽然熱辣生疼,他晃了晃腦袋,朦朧的意識逐漸回歸,Aneurin緩慢睜開眼睛,他的視野裡驀然出現笑得一臉嫵媚的女人,而這女人還很眼熟。
「你是──」他遲疑了一下,皺著眉頭思索,「Mallory的秘書?」



一絲異色掠過眸底,Bond輕輕眨眼,眼睫搧動如蝴蝶展翅,這舉動在一般人眼中可謂平凡,然放在大英帝國最性感的特工身上,卻顯得格外撩人,她將刀面貼在男人的頸項上,吐氣如蘭,「誰指使你的?」

男人裸露的皮膚冒起了細微的疙瘩,恐懼與慾望不過一線之隔,他小心翼翼地吸氣,避免太過用力會讓自個兒的咽喉送上刀尖,「是Smith的主意,」他的語速與脈搏都在Bond將刀面轉正抵著他喉頭時加快了速度。

「他接受了蓋達組織的賄賂,打算把核彈的位置賣給他們。」

Bond將刀尖壓進男人喉頭,力道大的已讓皮膚表層滲出血滴,親身感覺到自己的生命隨著血液一同流失是普通的逼供用法,Bond試探性地問,「那麼,他打算怎麼拿出藏寶圖?」

熟料,那男人卻一臉疑惑,「什麼藏寶圖?」

那疑惑太及時,幾乎不像是裝的,一股違和感再度從空氣中升起。

Bond忽然對準Aneurin上臂一扎,一劑迷藥頓時送入他體內,藥效作用得相當快速,Aneurin甚至反應不及就陷入昏迷狀態,男人粗壯的身軀陡然垂倒在她的肩頭,Bond反手將他推開,她拆了衣架禁錮他的手腕,又用槍打傷他的大腿,將他身邊所有能構著的任何物品全都踢遠,確保了他無法單靠自己掙脫。

Bond不再管他,她的目標全集中在從Aneurin身上卸下的衣物,她低聲問道,「Q,你能聯繫Felix嗎?」

『CIA對外的頻道似乎被破壞了,目前無法取得聯絡。』軍需官一頓,『Bond,他不知道你是誰。』

「他也不知道什麼是藏寶圖。」

Bond同意Q的言下之意。
「藏寶圖」指的是四國軍事部屬圖,此次英美的會前會為了避開法俄的懷疑,特意替軍事部屬圖取了個代稱,以利討論的進行。
Aneurin身為Smith的下屬,卻不知道這代稱,其中必有蹊翹。


一陣細微震動聲引起Bond的注意,她瞇起眼,從Aneurin的內袋裡翻找出他的手機,銀白色的機殼微微振動。

此時此刻,有人撥通了Aneurin的電話。
而來電顯示的人名,Bond很熟悉。

「Q,鎖定手機發話的位置。」

Bond按下接聽鍵,沉穩地等著彼端的回應。

讓她看看,Alexander Antonovich,俄羅斯聯邦安全局局長,目前身在何處。




地面傳來幾次震動,那似乎是小型的爆炸,船身劇烈搖晃導致地面幾度傾斜,Mallory隔著門版,聽見門外雜亂的腳步聲混雜著阿拉伯語的咒罵,他平靜地等待一會,直到騷動平息。

「她開始行動了?」Smith興致盎然地問,以一個人質而言,未免顯得太過淡定。

「我猜,」Mallory離開門邊,平心靜氣地回答,「是的。」

「他們不會對她太客氣。」美國資深探員半帶試探地盯著Mallory平靜的姿態,「你知道那種國家的觀念。」

軍情六處現任局長的目光平實,卻隱隱帶有鷹隼般的銳利,「我認為你的操心過界了。」

「嘿,」美國探員舉起手掌作投降狀,「我只想知道哪種男人能夠擁有她。」他提醒道,「你可是做出了宣示。」

Mallory瞇起眼,視線的落點停在Smith無意間反覆敲奏的指節,半晌,軍情六處首長的評估似乎得到了某種他所期望的答案,他緩下語氣,足夠曖昧地回應,「她屬於大英帝國。」

那答案確實出乎Smith的預料,資深探員的表情從試探轉成了近乎嘲弄的同情,「你的位置可不好坐啊。」

Mallory還未針對這句話作出任何回應,關得嚴密的鐵門便咿呀一聲被推開。

「紳士們,聊得愉快?」

一個帶著面罩的男人走了進來,他背著烏茲衝鋒槍,示意身後兩名手下將木椅椅拖進艙房裡,「那麼,誰想先表演呢?」他說完後,彷彿被自己的幽默逗樂了,男人笑意盎然地轉向他們,「或者,我能給你們五秒鐘自行決定。」


「五、」

Mallory看向CIA資深探員,面對刑求逼供,他們各自有自己的應對流程。不論過程如何,想必都不會太好看,但如何在偵查與偵查之間得到對方的訊息,就是一門課題。

「四、」
對方的目的是為了藏寶圖,還是另外那三枚核彈的位置?

「三、」
他們知道缺了一個人的密碼,就開不了保險箱嗎?

「二、」
那為何拿槍的男人如此篤定?
他並未通盤了解事態,亦或已有備案?

「一。」
抉擇的時刻已然來臨。


倒數計時完結,卻未有任何自願擔當重責大任的人質。
持槍的主謀倒也不惱,他低聲笑道,「那我們一個一個來。」他隨意一指,「就你吧。」

兩名手下立刻聽令,將Mallory本人綁上了木椅,一名手下將他的雙手反綁在身後,與木椅的背架綁在一塊,另一名手下將他兩腳大開,各自綁在左右椅腳上。

Mallory很配合,不掙脫,亦不做無謂的抗議,幾乎是標準模範人質。
他看著只露出瞳孔的主謀,平心靜氣地問,「你想知道什麼?」



電話那頭的人,並不是俄羅斯聯邦安全局局長。

這麼說倒也不對,那頭並沒有人說話,只有隱微的槍響與猛力的撞擊聲,急促的喘息顯得特別清晰,彷彿那人正死命貼在話筒上,試圖說點什麼,那掙扎的語音像極了人類被摀住口鼻時的呻吟。

下一秒,電話就被掐斷了。
無論他原本打算說什麼,顯然都沒機會了。

『訊號很模糊,但紅外線熱感應源顯示人員的聚集很集中,所以他應該在M的附近。』軍需官的聲音相當清澈,『左轉下樓梯,第三條通道右轉。』Q清楚地指出一條路線,『後援預計於十分鐘後抵達。』

「謝了,Q。」Bond迅速貼著牆壁走樓梯,耳裡的通訊設備在她潛入底層時滿怖雜音,Bond隨手切掉頻道,照Q的指示於第三通道右轉,看見左前方的小倉庫。

倉庫的門半開,似乎沒有人看管。

Bond謹慎地走上前去,小心翼翼靠著牆壁行動,她翻身貼上門版,稍稍往裡一瞧。

裡面沒有任何人。
確切而言,裡面沒有活著的人,只有兩具屍體。

Bond眉眼一抽,她走上前,走近那兩具屍體,她垂下頭顱,盯著兩個生前極其尊貴與體面的男士正狼狽地倒在地上,嘴上各被貼了膠布,膝蓋各中一槍,致命的槍傷則來自眉心之間,深褐色的血液從後腦勺蔓延一地。

Bond輕輕蹲下,蹲在Richard身旁,撕開他的膠布,雙手蓋上他的眼睛,慢慢下拂,直到替他闔上雙眼,還給前法國軍事情報參謀長一個體面的模樣。

她轉頭去看同樣死法的俄羅斯聯邦安全局局長,伸手去探他的頸項,屍體還有餘溫,顯示剛死不久。很有可能就是在方才那通電話之後。

她站起身,以銳利的眼光四處搜尋,終於在角落發現她的目標,一隻沾滿血跡的銀白色手機。
她撿起手機,螢幕亮起輸入密碼的警備裝置,那是俄文界面。所以,十之八九,這支手機才剛和她通過電話。

茫然感隨著滿地的血液覆蓋住一切現實,這情形遠遠超過Bond的預想。
他們不應該被殺的,他們是彼此的活盾牌,一旦少了一組密碼,就沒有辦法打開保險箱,拿不到藏寶圖。

難不成他們是因為說出了密碼,沒有利用價值,才被滅口的嗎?
這論點聽起來很可信,但Bond並不認為光只是膝蓋被射穿就足以讓這兩個經歷過大局的男人咬牙鬆口,洩露國家機密。

等等,若他們確實沒有說出密碼呢?
如果他們不是因為逼供不成,僅僅只是沒有了利用的價值──

不需要密碼,沒有利用價值。
難不成,恐怖份子的目標不是藏寶圖?


快思考,Bond!
假使她和Q一開始就弄錯了呢?
如果軍事部屬圖只是障眼法,那恐怖份子真正的目標是?

她一定漏了什麼線索,她會想起來。
Bond的指節忍不住用力,握緊了手中銀白色的手機,指掌中堅硬的物體忽然讓她意識到自己正握著實在的證據,她從懷裡掏出Aneurin的電話,仔細觀察這兩支型號完全相同的手機。

型號相同或許不是個巧合。

仔細一想,Aneurin不知道她是誰,但Selina知道,Smith很可能也知道,Mallory當然知道。
那麼,只剩下俄羅斯不清楚內情。

最重要的是,Aneurin擁有俄羅斯聯邦安全局局長的私人手機。
這是不是表示Smith的確沒有反叛,而是遭了Aneurin的陷害?


不對,如果俄羅斯是幕後主使者,Antonovich為何會與Richard死在一起?

Bond邊思考邊退出倉庫,她稍稍探出轉角,看見一名武裝份子守在一扇鐵門外。
Q說過,人員很集中,看來Mallory應該就在這裡吧?

她探回身體,檢察自身的裝備。
她只剩一把華特PPK,裡頭還有四發子彈。如果她能解決那名武裝份子,就能搶走他的槍,勝算必然會大得多。

她一邊盤算著救人的計劃,同時思考,不論這起挾持案件是誰的主使,假設軍事部屬圖只是障眼法,而已死的Antonovich與Richard都不是他們的目標,那──

一陣頓悟彷彿從天而落的閃電當頭劈下,猛然擊中了她。
如果對方的目的是為了將所作的一切都推到Smith頭上,就表示Smith不是他們真正的目標。

從頭到尾,對方的目標都是Mallory。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Time
Introduction

生如初見

Author:生如初見
我們捧著流金歲月,年華流過指縫,淌成一壺春。

Articles
Latest journals
Visitors
Latest comments
Latest trackbacks
Monthly archive
Search form
Display RSS link.
link
Friend request form

Want to be friends with this user.

Friends

Ms.Waltz

DIZZYing.com
Keyword

ML Lestrade M/L Myc/Les Mycroft M00 Marlloy 007 DH, Tony HP,Harry 心得 Bruce, Tony,Bruce,科學組 科學組, Sanpe,Harry 

Pul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