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00】Prejudice 13

衍生:007 : Skyfall
配對:Mallory/007
警告:Bond性轉,前任M性轉,故事背景為Skyfall之後,前任M已死亡。


Mallory的左胳膊總是多災多難,自從Silva鬧過一次之後,似乎養成恐怖分子喜歡將Mallory的左胳膊當靶心的習慣。他冷靜地檢視自己的槍傷,幸虧沒有子彈的碎屑殘留,他把手帕撕成長條型,做了暫時止血帶綁在胳膊上。

Mallory環顧四週,對自己身處的小房間沒有印象,看來他是暫時被監禁了,初步推斷與Tanner報告的前蓋達組織份子有關。他闔起眼簾,閉目養神。他有預感,自己的一舉一動正被誰監視著。

Mallory平心靜氣地側耳傾聽,門外的步伐一則沉穩,一則落拓,不久,門開了,Mallory並未睜眼,他聽見某道低沉的濃厚口音嘖了一聲,說道,「進去!」

Mallory克制自己的好奇心,在他的黑暗之中,忽然有人跌坐在他身上。
淡雅的古龍水味道顯示了來者的身分。

門被用力關上。

「Smith,真高興看到你平安無事。」

「Mallory,托你的福。」美方代表揉了揉方才被用力凹折的手腕,這舉動似乎牽扯到背後的的傷口,他的表情瞬間變得齜牙咧嘴,「在這裡渡過你的假期?」

「比起辦公室的枯燥工作,偶爾換個生活方式也是不錯的選擇。」

「我寧可回去坐辦公桌。」Smith往Mallory挨近一些,「是前蓋達組織的成員。」他壓低聲音,「我看見他們的紋身。」

「紋身可以偽造。」Mallory落在Smith身上的視線滿是深思,「你在哪裡看到?」

「後腰,」Smith肯定地回答,「他在掏槍的時候掀起衣襬,露出一小塊紋身。」

「後腰──」Mallory閉起眼,在腦海裡回憶Tanner的簡報,「是有這麼一個組織的存在。」他說得保守,但非否定。

「我知道這麼判斷太武斷了,」Smith聳肩,「但不管對方是誰,他們明顯想要拿我們當籌碼。」

「那我們只能等待他們現出野心了。」Mallory仍未睜眼,單看他的姿態而非週遭環境,Smith都要以為他正坐在自己舒適的辦公座椅上小憩。

「你不擔心你美麗的秘書小姐?」Smith試探性地問,宴會之上,Mallory的護衛太過明白,明白地像一種宣示。

「她對他們沒有用處。」Mallory平淡地回應。

「卻可能遭遇危險。」比起擔憂,Smith的態度更趨向興致盎然。

「我說過,她是有爪子的。」

「當然,當然,」Smith撫掌而笑,「你當然不擔心你的秘書,因為此刻她安全地很。」

「什麼意思?」Mallory睜眼,看向對方的眼裡沒有一絲情緒。

「字面上的意思,」Smith往後坐下,背脊靠牆,「你當然不需擔心那位美麗的小姐,Mallory。」

Smith半闔起眼,無視英國情六處首長審查的目光,「因為,她是大英帝國有史以來最好的特工,James Bond,對嗎?」




在東方國家,人們相信言語具有神奇的力量。為了一樁國家交易,Bond曾女扮男裝來到日本和魁梧的日本人老虎商討對策,在與藝妓的歌舞昇平中,老虎說起了日本的神話與習俗,當時,Bond曾就守信的論調與對方高談闊論。

「龐多桑,言語是有力量的。說出口的字句帶有一種束縛,所以我們日本人從不輕易許諾。」

承諾一旦出口,便要做到。

時值今日,那次的死裡逃生與失去記憶都遙遠地像上輩子發生的事。在她從伊斯坦堡歸來時,便覺得她又重生一次,至今為止,Bond已經記不清她有幾次徘徊在生死之間的界線,記不清她有幾次跨到那一頭去又被誰硬生拖了回來;每一次,她重新睜開眼,總是一半自嘲自己命大,一半慶幸自己命大。

就像是,如果你不認真去回憶臨死前的片段,似乎就能讓死神相信你真的已經投胎又重活一次,祂便不會認真追究那死亡與輪迴的過程。

一種可說是可笑,Bond卻不敢不遵守的習慣。

然而此刻,她的記憶卻瞬間飄遠到如同前幾輩子發生的日常,想起老虎說起言語帶有言靈的力量,她當時對此不置可否,因Bond本身便是能夠善用言詞達成目的的特工。

承諾之所以有其價值,並不是言語本身的力量,而在於它是否被人相信,是否被人實現。

在宴會之上,Mallory突如其來的宣示確實出乎Bond的意料,但她轉念一想,倒也不是不能理解上司的考量,加上Mallory的事後解釋,或許這句宣示並不包含他個人的意圖。

可是,她卻忽然間感覺自己腰上被誰綁了一道鎖鍊,綁在她與英格蘭之間,無論海水沖刷,無論烈火焚燒,無論山崩地裂,那鎖鍊也不會斷裂。

他給了她一個定義,一個關於忠誠的定義,一個關於住所的定義,一個關於守護與後盾的定義。

Bond從沒有比這一刻更能強烈感覺到她是屬於誰的,是被想要的,是被照看的,是擁有堅實臂膀作為後盾的。

他給了她一個承諾,儘管不是專屬於他個人,可卻牢固地在她的心上扣下一道鎖,成為一種心安的重量,不限制她的飛翔,並提供了她足以休憩之處。

她自問,她對此有何感想?

或許在此之之前,她並沒有確切答案,直到Mallory交付給她職責之外的任務,直到Mallory給她一個吻,忽然間,那答案明顯地宛如華特PPK的重量,像一個能被精確定義的數字。

那瞬間,Bond決定了,她會讓他給她一個家,不是屬於人們正常的定義,但她會得到的。
一個唯有M所能給的,家。

所以,Mallory非得活著,和她一起回到英國,回到軍情六處。
Mallory非得活著不可。

「Q,你在嗎?」Bond低聲問道,「情況如何?」

「目前大部分的人質被集中在宴會廳,只有幾位人士不在其中。」Q疲憊地回答,鍵盤的敲擊聲清楚而響亮,「Bond,就是那幾位。」


前法國軍事情報參謀長,Richard Gandil
美國中央情報局資深探員,Edmund Smith
英國軍情六處處長,Gareth Mallory
俄羅斯聯邦安全局局長,Alexander Antonovich

隱藉國際和平高峰論壇的名義,私下協調洲際飛彈的部屬,以及商討最近在加薩走廊發現的三枚核彈歸屬。

四年前,法英美俄四國於大諾夫哥羅德市(俄羅斯最古老的首都之一)簽訂關於洲際飛彈部屬的相關合約,史稱《諾夫哥羅德協定》。

此份協定因擁有四國部屬飛彈的軍事範圍,屬於極為機密的資訊,經四國同意,由仲裁國瑞士保存於蘇黎世某教堂隱密地下室的特製保險箱,四位簽訂者各設定一組密碼,唯有四組密碼同時輸入,才能開啟這個特製的保險箱,那金屬容器能耐高溫至一千度C,防火防潮,沒有網路連線,由四國派遣人員潛伏當地,確保協定之安全。

時值今日,四國的軍事武力皆已上升規格,舊時所簽之協定不敷使用,經四國商議(或可說在周旋、協調與爾虞我詐之間),決定擇日重啟談判,簽定新協定。

四年前,Mallory作為英方代表前往簽訂《諾夫哥羅德協定》,四年後,藉著國際和平高峰論壇的名義,曾經簽訂合約的四人再度齊聚一堂。

而英美雙方極微隱密的私下會面,自然是有其他更為妥善的考量。

「Bond,能確切知道密碼擁有者是誰的知情人,並不多。」Q提醒道,「我正在檢察軍情六處的情報是否有遭人竊取的跡象。」

知道簽約者是誰的知情人並不多,但四國情報高層人士要算起數量,卻也不少,畢竟這是需要各軍情與軍事部門共同商討的對策,一國倘若有五至八位,四國算起來便有二三十位。

嚴格而言,知道簽約者是誰的知情人其實不算少,但是,確切知道簽約行程的人,卻不多。

「如果不是有高層人士洩漏,那麼,Q,顯然你該要檢討MI6的防火牆了。」

Bond低聲回覆,而她還真不確定,哪一種可能會造成更嚴重的傷害。
以及,不知道所謂的前蓋達組織成員,需要多久時間才會發現那些男人真正的意圖。

「Q,我爬到樓梯上方了。」Bond從通風口往下看,樓梯處只有一名男性把手,他斜揹著烏茲衝鋒槍,正精神緊繃地守衛著安全門。

「甲板上有十位看守者,三個樓梯口各有一位,那麼合理推斷,地下階層的組織成員約為五到七位,你最好不要驚動他們。」Q涼薄地警告。

「噢,我最擅長的事,就是小心謹慎。」Bond低笑一聲,嗓音沙啞,卻別有韻味。

她輕巧地扳開通風口的遮罩,算準時機一躍而下,直接將那男人坐倒在地,衝鋒槍頓時走火,連轟三發,躺臥在地的男人脖頸歪折成某種奇異的弧度,Bond撈起衝鋒槍的背袋,斜掛在自己肩上,又踩著樓梯把手爬回通風口,蓋上遮罩,屏息以待。

「這真是我所見過最小心謹慎的舉動。」

等到兩位組織成員沿著樓梯跑上來,端詳過死亡的男人,咒罵著阿拉伯語往外巡視後,Q才半帶挖苦地說。

「你真會選時機發表評語,都把學習時間耗費在讀懂空氣上?」Bond隨意回答,「現在,我猜底下應該只剩三到五位先生了。」

那麼,前往另一座樓梯,該朝右方走。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Time
Introduction

生如初見

Author:生如初見
我們捧著流金歲月,年華流過指縫,淌成一壺春。

Articles
Latest journals
Visitors
Latest comments
Latest trackbacks
Monthly archive
Search form
Display RSS link.
link
Friend request form

Want to be friends with this user.

Friends

Ms.Waltz

DIZZYing.com
Keyword

ML Lestrade M/L Myc/Les Mycroft M00 Marlloy 007 DH, Tony HP,Harry 心得 Bruce, Tony,Bruce,科學組 科學組, Sanpe,Harry 

Pul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