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L】雲朵之國 04.

篇名:How to train your cloud / 雲朵之國
衍生自:BBC Sherlock影集
配對:Mycroft / Lestrade
分級:NC-17
備註:童話AU梗,僅獻給tsubami姑娘。
設定:每個人出生時,頭頂上都飄著一朵白雲,雲會隨著人格特質而逐漸改變顏色,隨著身體與心理狀態,而產生褶皺。



暈黃的燈光透過男人低垂的眼睫落下剪影,緊摺的眉心顯露男人毫不安穩的睡眠。

Mycroft並沒有特意觀察,然演譯是他的本能,從經費調度間偶然抬首,就能看見書桌前方的沙發椅上,原先閱讀卷宗的男人正歪著頭沉睡,灰雲亦陷入沉靜但不甚平穩的狀態,頻繁地翻轉雲體。

對於雲,Mycroft自己有些研究。人類能夠掩飾,但雲朵幾乎不能,他終年訓練控制自己的雲,不過是為了避免自己在人前過於赤裸。

雲可說是靈魂的一部份具象,是以當Lestrade 提出交友的邀請,Mycroft可說是驚訝的,非常驚訝。

Lestrade說,他的雲對Mycroft的雲有點意思,希望能替他的雲找個朋友。
這話說得微妙,Mycroft無視了Lestrade的言下之意,僅只是因為,探長很可能不明白自己在表達什麼。

誰會喜歡冰人,誰喜歡黑得沒有半點希望的雲朵?這或許是個誤會,Mycroft並沒有收過如此直接而不含惡意的剖白,而再一次地,他向自己說,Lestrade很可能弄錯了。

一開始,這會面還有些尷尬,兩個人隨意(或言不及義)地晃過了半小時,直到他們體會到這樣的會面太不合乎經濟效益,不說Mycroft,Lestrade自己的結案報告就像永遠填不完的黑洞,他們一致同意將會面地點由客廳改為書房,兩個人能面對面地處理公事,間或抬起頭來抱怨兩句外交部長的錯誤政策(通常來自Mycroft)與外包人員再一次得罪了全蘇格蘭場(通常來自Lestrade),與會時間愈延愈長,從半小時、一小時,直到整個晚上。

Mycroft儘管懷疑,但仍有一小部份的自己希望Lestrade並不是弄錯,或者沒那麼早發現弄錯,即使他沒有對自己承認。

沙發上的男人累壞了,才會就地睡去,如果他們知道,睡眠中雲的狀態最能反映內心,或許不會隨意在外人前沉睡。

Mycroft盯著灰雲從翻轉改為晃動,視線移轉到探長疲憊的臉容。Mycroft輕巧地靠近沙發,站在Lestrade身側,他伸出手,攤開掌心,垂直立在灰雲右側約一公分之處。

未經主人允許,而任意觸碰對方的雲,是相當不禮貌的行為。Mycroft身為一個禮節完美的傳統紳士,自然不能做這樣的事。

然,若灰雲無意間飄浮時觸碰到他,就無所謂不禮貌,畢竟意外無可避免。

Mycroft等了十分鐘,終於等到那令人欣喜的一刻。

他輕輕彎曲掌心成雲朵外圍的輪廓,闔上眼,在思維宮殿裡紀錄觸感。


有些彈性,即便擁有多處裂縫與紋路,然裂口之處仍舊柔軟,極為細緻的銀邊彷彿能將銀輝灑上他的掌心。

這朵雲說,喜歡他。

垂落的雲絮自然捲過他的指尖,彷彿感應到什麼,男人的眉心鬆開了一些,Mycroft以指腹撫平它的裂口,感覺到一絲溼意,還很精神,那就好。

灰雲在他的掌心之間翻身,褶皺似乎變得平順一些,Mycroft靈巧地滑過它微微打結的雲絮,仔細而輕柔地梳開,灰雲下意識往他的掌心裡靠,微微轉了二十度,讓Mycroft替它順開另一處稍顯雜亂的雲絮。

他想,他會喜歡這樣的時刻。
Mycroft把這一幕鉅細靡遺地存入自己的思維宮殿,等著當現實消逝時回味的存糧。

他在Lestrade的身側坐了下來,男人歪過頭,正好靠上他的頸肩。Lestrade不舒服地動了動頸項,Mycroft和他差不多高,又坐得筆直,他正好撞上堅硬的肩胛骨,灰雲不安穩地動了動,男人似乎就要甦醒。

Mycroft垂下肩頭,讓身體貼著沙發背下滑一些,黑雲滑了過去碰了碰灰雲,它輕輕地碰觸,像在安撫,那奇異地奏效了,同時男人的頭找到更適合安放的所在,又陷入夢鄉。

他應該要處理下一任議員候選人的素質評估,而這個晚上,他卻坐在自己書桌的對面,坐在一個蘇格蘭探長身側,讓一個無論對政治和經濟都不會造成影響的男人靠在他的肩頭,甚至鬆下肩膀,讓男人睡得更加安穩。

Mycroft垂下眼簾,盯著自己垂放在膝頭的掌心。
那朵雲說,喜歡他。

它那麼隨意地表示,彷彿不會對他造成任何影響。




「嘿,」Lestrade伸手拍了拍有些倦怠的灰雲,安慰道,「不過是一個月,還有二十一天又三小時零九分。」

還是很久。

Lestrade幾乎以為自己看到沮喪的男孩瞥了他一眼後自顧自地嘟囔著,「一點也沒有安慰到我。」甚至沒打算掩飾音量。

他揉了揉臉,「好好好,我知道。」他想了一會,誘哄道,「那你想不想下雨?隨便下。」他站在浴缸裡,脫去衣褲,張開雙臂,等著迎頭大雨。

豈料灰雲竟毫無興趣地飄到前方,離開它固有的勢力範圍,稀稀落落地滴下兩滴雨滴。

相會面的頻率仍舊維持於一周一次,Lestrade將之視為他放鬆的時間,多了反而顯得他的怠惰。

距離上次見到Mycroft已過了五天,而距離下一次見面還有二十一天。
明明不超過一個月,他卻已經在想念。

想念坐在他對桌伏首辦公的Mycroft,想念送他回家的Mycroft,想念紳士作派的Mycroft,想念那段毫不拘束的時光,想念官員帶有木質的香調拂過他的鼻腔。





這一次反饋比他過往還要嚴重,是對他不承認的懲罰。

Mycroft花了更大的自製力在抵抗由黑雲傳來的鈍痛,同時抑制它降雨的欲望。
現在不行,他警告。

「那麼,紳士們,請投下你公正的一票。」

他在主持完關於國際間商討環保對策的會議後,依然保持從容的步伐走回飯店房間。
步履從容,直到他走進浴室為止。

Mycroft幾乎是踉蹌地跌入浴室,用最後一分心力迫使黑雲移到限制範圍的邊界降雨,雨勢起先是稀稀落落,而後緩慢地加大,但降雨的範圍卻沒超過方圓八十公分,一絲雨滴也沒濺上Mycroft。

他坐在門邊,等待黑雲筋疲力竭。

Mycroft用飯店提供的大毛巾擦乾了黑雲表面殘留的雨珠,他半靠著牆,盯著鏡面裡反射的他自己。

「有人說,喜歡你。」

他看見黑雲瞬間傲然地不可一世的模樣,轉而嘲弄道,「是弄錯了吧。」

那朵黑雲縮了縮,將分岔的雲絮都塞入自己的腹側,整個體積頓時縮得比平常略小。
如果Mycorft沒有一直盯著鏡面,或許就能刻意忽略,或者曲解它的反饋。

然那一刻,他卻能清楚看見黑雲的變化,就像能清楚看見自己的每一分表情。
它還是會受傷的,即使每一次,拿刀的人都是他自己。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Time
Introduction

生如初見

Author:生如初見
我們捧著流金歲月,年華流過指縫,淌成一壺春。

Articles
Latest journals
Visitors
Latest comments
Latest trackbacks
Monthly archive
Search form
Display RSS link.
link
Friend request form

Want to be friends with this user.

Friends

Ms.Waltz

DIZZYing.com
Keyword

ML Lestrade M/L Myc/Les Mycroft M00 Marlloy 007 DH, Tony HP,Harry 心得 Bruce, Tony,Bruce,科學組 科學組, Sanpe,Harry 

Pul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