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sman】Time As Prologue/時光為序 01.

篇名:Time As Prologue/時光為序
衍生: Kingsman金牌特工
配對:Harry / Merlin / Harry
設定:好預兆AU,惡魔!哈利,天使!梅林
大綱:天堂與地獄打算進行一場戰役,將相互制衡的局面重新洗牌。
這會毀了人界,而有位天使(惡魔)不得不為了藝術(或飲食)挺身而出。
附註:沒看過好預兆也能閱讀XD



1.

「我們應當商量。」

事實上,這不是ㄧ個適合拜訪的時刻,但總有事急從權的說法。若要問梅林,他會推了推這副軀體所戴的眼鏡,井井有條地羅列三十二種必要情況;而哈利,他會緩上一緩,悠閒地說,晚點也無妨。

舉例而言,當梅林忽地出現在西班牙馬德里一家五星級飯店的總統套房時,那位在哈利身上擺動纖細腰隻的棕髮美女像隻突然被斬首的火雞倏然停下拔高的呻吟,以彷彿看見撒旦推開地獄大門的驚恐眼神扭頭望向他,她似乎在尖叫和暈倒之間猶豫那個更體面,隨後就在哈利的挺動中軟下腰來。

「我以爲你會敲門。」哈利慵懶地說道,你會訝異他的語氣和緩,與規律運動的軀體不太相符。

「抱歉,」梅林習慣性地低頭看了對他而言毫無用處的錶,「我們還有點時間。」

這場性愛忽然間變得索然無味,哈利以一種近乎敷衍的態度在進行衝刺,而梅林則面無表情地盯著床上的兩人(確切而言是哈利),這讓夾在兩道無情視線之間的女人頓時感到自己的多餘,她還在考慮是否放膽呻吟時,就被倏然來臨的高潮襲捲,神智淹沒在快感的浪潮裡。

「以相對的平均時間而言,你這次結束得挺快的。」梅林又習慣性地再看了眼對他而言毫無用處的錶,對著瞬間穿戴整齊的惡魔道。

「你讓我得多消除她一段記憶。」哈利半心半意地抱怨,他坐上客廳的長沙發,交疊起雙腿,讓玻璃桌上冒出兩杯雪利酒,拿起其中ㄧ杯遞給梅林。

天使自動坐上另ㄧ邊的沙發,接過哈利遞來的紅酒,飲了一口,皺起眉心,「沒有一百年前好喝了。」

「天氣變化劇烈,降雨期太長,我以爲是你們的傑作,」惡魔搖了搖酒杯,隨意地道,「為了展現神跡什麼的。」

「什麼?不,不是我們。我還以為是你們的傑作。」梅林又喝了ㄧ口,「讓人們怨恨上天。」

「我們不做這種事,」哈利簡潔地否認,「我們通常更直接,」他盯著酒淚滑下杯壁,隔了ㄧ會(或許是十分鐘)補充,「只除了真正想要的純潔靈魂。」

「嗯哼,」梅林不打算在這個點上和惡魔進行討論,「所以不是我們這邊。」

「也不是我們這邊。」哈利澄清。

他們停頓了ㄧ秒(或三分鍾,或一小時),相互對視,語氣陰沉,「溫室效應。」

如此有默契地異口同聲並不是好事,那通常代表災難的來臨,是讓天堂和地獄都討不了好的那種災難。

上ㄧ次發生是中世紀黑死病的漫延,那讓天堂和地獄入口都塞滿了排隊的靈魂,甚至一路回堵到共有的通道裡,好一陣子紀錄名冊混亂得難以辯識究竟誰的善惡多寡,而煞時間擁入眾多不懂規矩的新靈魂,亦造成兩造的關係緊張,過線的、受欺負的、見義勇為的,每個時刻都在發生事故,連梅林和哈利這種資深天使(惡魔)都得回天堂(地獄)支援,恢復制序。

想起來就糟糕的回憶。

「不用你們,人類很快就會自尋毀滅。」梅林皺了皺眉,勉強喝乾了杯中的雪莉。

「我們沒打算毀滅人類,」哈利再度澄清,「至少不是全人類。」

梅林又習慣性推了推同樣毫無用途的眼鏡(不得不承認他受人類影響頗深),「你沒接到消息,」他嚴肅地指出,「他們打算進行永恆之戰。」

永恆之戰,天堂與地獄的戰爭,將會讓整個平衡的局面重新洗牌。

哈利瞬間放下交疊的雙腿,眼睛瞇得細長,這是梅林認識哈利幾千年以來見過最吃驚的模樣,惡魔吃驚地連他的原形都現出那麼ㄧ點端倪。

「我沒接到消息。」

「這可能是公布在你五天前開會時遲到的那十分鐘。」梅林看了眼手中的平板,如實回答。順帶ㄧ提,這次是用地獄時間計算。

「記得那時是在一家日本料理店,」哈利回憶那段過往,「為了推薦你嘗試燻鮭魚。」

「你當時沒說再過不久,你有個會要開。」梅林放棄使用時間量詞,畢竟人界和地獄計算時間的長度不同。地獄一天,人界一年。

「不久,」哈利說,「我不過晚了三十天下地獄,他們已經乾了一杯,打算決定下一任加拉哈德。」這幾年,地獄開始了用圓桌武士替每個地獄公爵級惡魔取偏名的惡趣味。

「你本該準時。」梅林平淡地說。

「惡魔從不準時,」哈利反駁,「我們的存在就是爲了打破規矩。」

「顯然他們也打破了他們的規矩。」梅林犀利地指出悖論。
「不,梅林,」哈利很快反駁,「容我告訴你,他們只是為了嘲笑。」

「爲了什麼?」

「我在人界停留太長的時間。」哈利輕描淡寫地轉移話題,「他們不懂得欣賞藝術,甚至不能分出波本酒和琴酒的差別。」

「而永恆之戰會毀了這一切。」
「他們毫不在乎。」

「天堂的居民人數會暴增。」
「地獄也是。」

「我們就得被調回去指揮交通。」
「你想要等待多少年的演化,才能聽到下一個柴可夫斯基?」
「或巴哈。」
「或貝多芬。」
「或拉曼赫尼諾夫。」

「連像手上這杯雪莉都喝不到。」
「燻鮭魚。」
「橄欖油與番茄泥。」
「餃子。」

「委拉斯蓋茲。」
「畢卡索。」
「艾爾葛雷格。」
「我不太看宗教藝術。」
「你會發現,人們的想像與現實具有相當大的差異。」

「還有建築。」
「聖家族教堂。」
「爲何撒旦的信徒沒有出名的建築師?」
「因為他們沒有為他人做事的觀念,以及哈利,你在嫉妒。」
「我不過帶有從天堂墮落的原罪,以及梅林,柴可夫斯基本來就在地獄。」

「所以,我們達成共識了嗎?」
「阻止永恆之戰,當然。」

「很好,」梅林又推了推眼鏡,「讓我看看,目前的進度是讓一名慈善家恰巧聽到一位大氣科學教授的演講。」
「這麼迂迴肯定是天堂的主意。」

「確切而言,你們負責搞定慈善家,我們搞定搞定教授。」
「慈善家能做什麼?諾亞?」

「他同時是名富豪,也能製造洪水。」
「抱歉,我收回前言,你們也挺直接的。」




1.委拉斯蓋茲,文藝復興後期西班牙一位偉大的畫家,對後來的畫家影響很大,哥雅認為他是自己的「偉大教師之一」。

2.艾爾葛雷格, 西班牙文藝復興時期畫家、雕塑家與建築家。「艾爾·葛雷格」在西班牙文中意為「希臘人」,是依葛雷格的希臘血統而取的別名;畫作以彎曲瘦長的身形為特色,用色怪誕而變幻無常,屬於宗教畫家。

3.聖家族教堂,堪稱上帝的建築,它是西班牙建築大師安東尼奧·高迪的畢生代表作的。這教堂真的非常驚人。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Time
Introduction

生如初見

Author:生如初見
我們捧著流金歲月,年華流過指縫,淌成一壺春。

Articles
Latest journals
Visitors
Latest comments
Latest trackbacks
Monthly archive
Search form
Display RSS link.
link
Friend request form

Want to be friends with this user.

Friends

Ms.Waltz

DIZZYing.com
Keyword

ML Lestrade M/L Myc/Les Mycroft M00 Marlloy 007 DH, Tony HP,Harry 心得 Bruce, Tony,Bruce,科學組 科學組, Sanpe,Harry 

Pul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