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MH】紙間的脈動 26. 完

篇名:Sign of Soul/紙間的脈動
衍生: Kingsman金牌特工
配對:Harry / Merlin / Harry
大綱:梅林有一個筆友,而他從沒真的調查過對方是誰。



梅林在餐廳打烊前三十分鐘走出大門,他在不遠處的路燈下找到他的目標。哈利左手拄著雨傘,背對他,向遠處眺望,燈光將他的影子拉得長長的,哈利的頭部陰影正好漫至梅林腳邊。


梅林邁開步伐,順著那道陰影走了過去。他的腳步聲平緩而有力,哈利側過身的那一刻,梅林正好走到他的左邊。

「哈利,」梅林就著微弱的燈光仔細端詳哈利的臉,他能從中看見那場屠殺對哈利整個人造成的影響,梅林沒能參與那段最艱困的時期,他甚至因此而感到抱歉。

「你要宣判我的罪行嗎?」哈利雖然疲憊,但情緒比在餐廳裡穩定得多,那甚至可以說是祥和的,彷彿告解完後卸下了重擔般平和。

「我是否可以借你的戒指看一下?」梅林溫和地問,他得等到他將某些事都確認清楚,才能作出決定。

「有何不可?」哈利將手中的傘掛在微彎的右手臂上,伸出左手,梅林分別用拇指與食指捏住指環,小心翼翼地脫下。

那指環相當單調,但材質卻是極好的,他反覆轉動,看見指環內側刻了一個單字。

那是一個名字。
不是梅林,也不是梅林的真名。
而是另一個名字。

梅林指掌收闔,感覺到戒指在手心之中熱得發燙。
他抬頭去看哈利,對上哈利平靜的目光。

梅林用左手從口袋裡掏出一封信,遞給哈利。
那信封袋亦是臨時摺成的,同樣來自那家法國餐廳的提供的紙張。

菲茲威廉 親啟。

梅林握著那枚戒指,低聲說,「我在前面的路口等你。」

哈利的視線從梅林逐漸走遠的背影移到手裡那封信。他用右手臂與腹部之間的空隙輕輕夾住信封,俐落地抽出裡面的信紙。他攤開被摺得整齊的信紙,藉著身側的路燈,辨認信上的字句。

『親愛的菲茲威廉:

我很榮幸成為你在徬徨時第一位打算詢問的朋友,即使你最終因為其他考量而沒有付諸行動。

謝謝你給予我足夠的信任,毫無隱瞞地坦誠你的困境、你的經歷與你的苦痛。
為了回報這樣的信任,在回答你的問題之前,容我分享這段時日的心路歷程。

如你所知,我也有個朋友,你必然知道是誰,我曾坦承過他在我生命中的重要性。
三年前,我無預警地目睹了他的災難,從此喪失他的音訊。

那不能說是永無止盡的黑暗,因我早已習慣等待,亦如等待你的來信。
我說服自己他仍然活著,我保留了他所有的工作用品,通知所有的同事他只是失蹤,我相信他一定會回來,在此之前,我只需要等待。

我親愛的朋友,我不能確切地告訴你怎麼做才是對的,但我或許能試著揣摩你朋友的心情。

你說,你知道他不會介意你的殘疾,卻不忍心就此綁定他的未來。

我不能說你錯了,我甚至得稱讚你身為一個老派紳士的體貼,若我是你的朋友,我會說,我的確不介意你的任何殘疾,但我相信你必然能預料到這個答案,而這絲毫不能緩解你的憂鬱。

我親愛的朋友,即使如此,你仍然不完全是對的。
你或許不能想像你朋友是抱著什麼樣的心情說出「不介意」。

恕我冒昧,我能從你的信裡讀到一些別的情緒,我能感受到你(至少在過去)會寧願自己死在三年前的災難裡,也好過失去一半的自己。

我親愛的朋友,若我能親口告訴你,你或許會改變你的想法。
若我是你那位朋友,我會說,比起你的死亡,即使只有一半的你能活在世界上,那都是上天聽見我的祈禱而回應的恩賜。

即使只有十分之一的你活在這世界上,不,只要你還活著,不是零,而是十分之一,百分之一,或千分之一,於我而言,都已經太多。

我唯一所求,只是請你活著。

我不知道這樣說明,你是否能夠理解,但我得感謝你另外一位負責安排一切的朋友。
至少他保證了你的存活。

而在閱讀過你的來信後,我忽然理解到他為何要說出那過於拙劣的謊言。
我親愛的朋友,請容我向你告解。

對於我的朋友(那位同事H),我也曾做錯過一件事。
我並不知道,我期望他的復生會造成他的壓力。

我以為我單方面抱有期望,我向上天祈禱,我保留他所留下的一切事物,相信他有一天必然會回來。
我並不知道這樣做,會造成他如此巨大的精神壓力。

所幸,我仍有機會修改我的錯誤。
我希望能將我的歉意傳達出去,畢竟將自己的期望強加在他人身上,並非紳士所為。

我親愛的朋友,我們都曾做錯過。
若我是你那位朋友,我願意原諒你所說的錯誤,若這麼說能讓你好過一些。

我們似乎都過了在暴風雨中跳舞的年紀,但我想,若坐在公園的長椅上,一起看著年輕人跳舞,倒也不算與世界太脫離。

我仍然相信,我那位朋友仍安好地活在世界上,即使他已逐漸淡出我的生活圈,即使最終他仍會遺忘我的存在,但在經歷過這麼多事件後,我想,沒有什麼比他仍然存活更令我感到快慰的事。

我在過去曾多次直面死亡,直接的、間接的、親友的與同事的死亡。
我曾感到茫然、感到淒涼、感到哀傷,然生活總要持續,我們終會來到旅程的終途。

我最近總是在想,死亡或許不真的那麼可怕,尤其當我們的年紀正隨時間增長,總不免來到最後的關卡。

我總在想,在直面它之前,我是否該盡早將我所有未完成的懸念都付諸實行,以免意外無能預期的來臨。

你或許要取笑我的自尋煩惱,但說實話,這的確是我近年來的體悟。

無論如何,我親愛的朋友,我仍要祝你未來的生活能過得順心,過得喜樂。

願上帝祝福你一生平安。

誠摯的
洛克伍德』

哈利嚥了一口唾液,像滿腔澎湃的情緒被澆了涼水,撫平了無以名狀的焦躁。他拖著右腳走到梅林等待的街口。他的腳步聲拖沓,但非遲疑。

梅林側過身時,哈利正好走到他的右側。

「梅林。」哈利輕聲道。
「亞瑟。」昔日的魔法師糾正了對方的稱呼,他將握拳的右手伸到哈利身前。

哈利攤開左手,看著那枚戒指從梅林的掌心落入他的掌心。


那戒指上刻著一個名字。
不是梅林,也不是昔日魔法師少為人知的真名,而是另一個名字。

洛克伍德。

哈利看著那枚戒指,又抬起頭去看昔日的魔法師,「你是否──」

「我的榮幸。」曾經的梅林拿起那枚戒指,翻過哈利的左手,套上哈利的無名指尖,往裡推進。他推得很慢,彷彿在等待哈利的反悔,那枚戒指穿過第一個指節,第二個指節,終於到達底端。

哈利終於露出今晚第一個如釋重負的微笑,「那就這樣了。」

忽然之間,他們又站在一個需要抉擇的路口,只是這決定無關生死,也容易得多。

往左邊走,三百公尺處有個金士曼的據點;往右邊走,可以招呼到計程車。

那似乎沒什麼需要猶豫,他們在瞬間達成了共識,甚至不需要多餘的眼神示意,金士曼前任首席軍需官低聲道,「下周見。」

「保重,亞瑟,直到我們下次見面以前。」哈利輕輕點頭,他拖著右腳轉身,往右走。

亞瑟再次看了哈利離去的背影最後一眼後,往左轉去。

前任的聖潔騎士與前任的魔法師,在這個路口,分道揚鑣。



Fin.

註釋:
1.年利達律師事務所:倫敦五大律師事務所之一。
2.法國餐廳原名為「迷途知返」。


#小彩蛋
獻給小R,感謝小R每日的【】與催更讓這篇文得以盡速完成。



尾聲

2018年10月9日,代理亞瑟宣佈失蹤的前任聖潔騎士確認死亡,並於同日宣佈接任亞瑟。
2020年12月24日,年利達律師事務所的聖誕晚會上,資深法律顧問菲茲威廉第一次攜伴出席。
2021年1月1日,在一座教堂裡,一枚刻著「洛克伍德」和一枚刻著「菲茲威廉」的戒指被交換。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Time
Introduction

生如初見

Author:生如初見
我們捧著流金歲月,年華流過指縫,淌成一壺春。

Articles
Latest journals
Visitors
Latest comments
Latest trackbacks
Monthly archive
Search form
Display RSS link.
link
Friend request form

Want to be friends with this user.

Friends

Ms.Waltz

DIZZYing.com
Keyword

ML Lestrade M/L Myc/Les Mycroft M00 Marlloy 007 DH, Tony HP,Harry 心得 Bruce, Tony,Bruce,科學組 科學組, Sanpe,Harry 

Pul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