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MH】紙間的脈動 24.

篇名:Sign of Soul/紙間的脈動
衍生: Kingsman金牌特工
配對:Harry / Merlin / Harry
大綱:梅林有一個筆友,而他從沒真的調查過對方是誰。




刀刃銳利地切開羊小排,紳士的手指纖長白皙,下刀卻很俐落,未曾在瓷盤上劃出哪怕一絲聲響。

「你知道,那畫面不算太好看。」邁可羅夫特以餐巾布拭去唇邊肉汁,「特別是當議長正準備致詞時,整個上議院瞬間冒出一片煙火。」

三年前,在對抗范倫坦的過程中,梅林曾經啟動值入晶片的自爆系統,導致各國政治圈在一半重要官員失蹤,另一半重要官員慘死的情況下,陷入一陣混亂。

「也包括你的政敵。」梅林(即便他已成為代理亞瑟,卻仍堅持對方稱呼他為梅林)插起一塊阿拉斯加鱈魚排,送入口中。

「當然,也包括我的政敵,」紳士理所當然地切下另一塊羊小排,彷彿回憶那個場景絲毫不影響他的食慾,「內閣改組花了點時間。」

「幸好女王陛下英明。」梅林說,英國皇室在老派紳士的心裡,總佔有著一份無可迄及的尊崇。

「多虧女王陛下英明,」邁可羅夫特舉起瑪澤米諾紅酒,「敬女王。」

玻璃杯在空中輕輕相碰,酒淚沿著杯壁滑落,梅林喝了一口,將玻璃杯放回桌面。

餐點由沙拉上到主菜,話題從政局轉到經濟,他們語氣平和,如多年好友,用字精簡而底意深邃。

他們漫無邊際地閒聊,談及這幾年的社會型態,也談及國際局勢,甚至談到那場屠殺,卻從未談到提出邀約的那個人。

先沉不住氣的人終究會輸掉這場博奕。

「邁可羅夫特,我是否高估了你?」蘇格蘭口音在紅酒潤澤下格外沙啞,「我以為,你能把他還給我。」

紳士輕柔地放下酒杯,再次以餐巾布抑了抑唇角,「梅林,你是否聽過一個戰後士兵的故事?」

故事在梅林的沉默中開始。

「戰爭結束後,一個士兵寫信回家,信裡寫著,他有一位朋友因戰爭而殘疾,只剩一條腿和一隻眼。他們情同兄弟,他懇切地詢問父母,他是否能帶他的兄弟回家,安養天年。而他的父母說──」

「你回來就好,幸好斷腳的並非是你,讓我們商量是否有餘力再照顧你的朋友。」梅林啟唇,接續了對方未完的故事。他克制自己不去想對方在暗示什麼。

然邁可羅夫特並沒有再繼續賣關子。

「三年前,有一個億萬富翁來到白廳,向女王說明了他的方舟計畫,希望女王能夠配合。女王沒有答應,於是他囚禁了她。後來,富翁找上了首相,再度說明他的方舟計畫,而首相答應了,於是首相得到額外的獎勵。」

「那名富翁滿足了嗎?並不。他找上了軍情單位,六處首長沒有答應,於是首長也被囚禁了。」邁可羅夫特輕輕晃了晃酒杯,喝了一口,接著說,「所幸,富翁的監牢按國籍排列,女王和首長不算太孤單。」

「我注意到了。」梅林回憶起當年放出的所有人質,當他進入主控中心,讓所有的電子鎖全數失效時,曾瞥過一眼各個監牢成員的名單。

「故事並沒有結束,雖然六處首長沒有答應,但五處的首長答應了,於是五處的首長也得到了獎勵。」邁可羅夫特撫過自己接近耳後的傷疤,「這個獎勵有多大,梅林,你知道嗎?」

「至少讓全英國沒有真的太瘋狂。」

邁可羅夫特惋惜地看著餐後的甜點(雙倍焦糖布丁),放下手中的小叉子,「禮尚往來,我出借了特工。」紳士的言詞總是傾向意味深長,「你知道,任何一個偉大計畫,即使是范倫坦,也不能空口無憑。」

「我猜到了。」梅林低沉地說,「我猜那名特工沒來得及取下晶片。」

「他剛送哈利上直升機,就暴斃了。」邁可羅夫特說得隱晦,「我們不能確定研發的腦神經波是否真的能夠完全抵銷范倫坦的科技,所以總得有幾位死士。」

「敬所有的犧牲者。」梅林拿起酒杯,兩只玻璃杯再度相碰,梅林一口喝乾了杯裡的紅酒,與邁可羅夫特相互沉默了三分鐘,權充哀悼。

「然後呢?」梅林催促道。

「子彈穿過他的頭顱,傷及左腦,情況非常危急。」邁可羅夫特沉默了一會,似乎在斟酌言詞,「梅林,如果你是士兵的父母,你會回答什麼?」

那沉默並非太長,至少不會超過五秒。

「只要你能回來,你要帶誰都無所謂。」昔日的魔法師盯著男人的視線裡,帶有不可憾動的堅毅,他一字一句說得緩慢,發音清晰,魄力難擋。

官員將餐桌上的瑪澤米諾分別倒在兩人的酒杯裡,直到酒瓶裡一滴不剩。

故事還在繼續。

「頭一年,他完全依賴醫療設備過活;第二年,他終於脫離險境,但整個身體的右半邊都癱瘓了,第三年,他拼命地復健。」

「他完全失去連絡。」梅林握緊了酒杯,不知是對於邁可羅夫特的言詞,或哈利的斷絕音訊,哪一項更加在意。

「頭一年情況危急,他完全不能被移動;第二年,他不願意;第三年,他的記憶逐漸喪失。」邁可羅夫特盯著杯中晃蕩的酒面,輕聲說,「他不再記得金士曼,也不記得你。」

包廂內的談話陡然而止,只剩沉重的呼吸聲,梅林一口喝乾杯裡的紅酒,將玻璃杯重重放在桌上,「我以為,紳士從不說謊。」

邁可羅夫特的唇角勾起淺薄的弧度,「除了善意的謊言。」

「你不該擅自評斷何謂善意。」梅林銳利地指出事實。

邁可羅夫特正要回答,卻聽見包廂外似乎陷入混亂的嘈雜,伴隨著侍者此起彼落的制止言語,『先生,您不能進去。』

忽然間,那扇門被猛然拉開。
梅林回過頭去。


那一刻,曾經的加拉哈德,曾經的聖潔騎士,就站在門外。

瘸著右腿,晃蕩著僵直的右手,左手拄著昂貴的黑傘,依然站得筆直,神態昂然地足以頂天立地。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Time
Introduction

生如初見

Author:生如初見
我們捧著流金歲月,年華流過指縫,淌成一壺春。

Articles
Latest journals
Visitors
Latest comments
Latest trackbacks
Monthly archive
Search form
Display RSS link.
link
Friend request form

Want to be friends with this user.

Friends

Ms.Waltz

DIZZYing.com
Keyword

ML Lestrade M/L Myc/Les Mycroft M00 Marlloy 007 DH, Tony HP,Harry 心得 Bruce, Tony,Bruce,科學組 科學組, Sanpe,Harry 

Pul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