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MH】紙間的脈動 22.

篇名:Sign of Soul/紙間的脈動
衍生: Kingsman金牌特工
配對:Harry / Merlin / Harry
大綱:梅林有一個筆友,而他從沒真的調查過對方是誰。



『親愛的菲茲威廉:

很抱歉遲了好些日子才回覆你的信,因為我未能清楚表達自己的意思。

你或許早已忘了,那個關於「獨佔欲」與「無可取代」的問題。原諒我終究是匱乏強烈的情感,無能明白那是多麼深刻的感情羈絆。

你上封信裡,曾提及你願為你的朋友出生入死,那由文字滿溢而出的情感實在令人動容。我設身處地地想過,我認為,自己也願為那人做同樣的事。

你說你曾認為獨佔欲並非愛情,但仍是一種無可取代的感情,關於這一點,我相當認同,畢竟每個人對情感的定義皆不相同,兩個人之間的相處也取決於彼此的個性與合作模式。

我並不認為自己對那人抱有多強大的獨佔欲,故而否認你所說的關於「欽慕」的論點,但我或許錯了。

當那人躺在我的眼前,我有那麼一刻想起,他只差一點就是具屍體時,我感受到了不能言說的苦痛,若我能用華美的詞藻來比喻這番痛苦,那大概像心臟被人從中剖開,卻求死不能地苟延殘喘。可惜,我終究沒有經歷過這種誇飾的慘痛,只能就我生命中曾真正經歷過的一項折磨表述。

那像是被人硬生生壓入冰冷的海底,在即將窒息的那一刻本能地呼吸,而讓海水瞬間灌入肺部,那本該冰冷,卻如火灼燒的疼痛。

這種感情是什麼呢?
親愛的朋友,我相信你能懂的。

這無關獨佔欲,或許和不可取代性沾了點邊,但這兩種情感於我而言都過於抽象,我唯一能說的,只是──倘若失去他,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精神面上會承受多大的衝擊。

這就是我所能形容的全部。

最後,我親愛的朋友,願你永遠平安。

誠摯的
洛克伍德』




梅林寄出那封信的隔天,他來到哈利的病床前,眼見聖潔騎士光潔的下巴已然長滿了鬍渣,是時候該剃乾淨,否則再長下去,就不體面了。

他在病床尾端站了十分鐘,確認加拉哈德每一項身體讀值都在標準範圍內,魔法師走近床頭邊,傾下身,在哈利耳邊低聲道,「我承認了。所以,操我,或者操你,我都奉陪。」

梅林站直身,理了理領口,彷彿方才不過是訂下了紳士們的晚餐約會,他又看了哈利最後一眼,轉身走出病房。

那天下午,他在資訊室裡接到通知,那通知是來自某間病房所設置的按鈕,梅林很慢很慢地呼出一口氣,他拔下眼鏡,捏了捏自己的鼻樑,將眼鏡鏡面擦拭地能夠反光。

魔法師重新戴上眼鏡,將領口翻摺地如剛燙過般方正,他拿起平板,讓簡報的資料在腦海裡順了三遍,才踏著平穩自若的步伐,來到那間病房前。

他聽見房內傳來談話聲,於是抬起手,將門板扣了三聲。

「請進。」

魔法師絕不會承認,為了聽見這一句話,他等了多少個日月。

好事的發生總會接二連三,過幾日,梅林便接到菲茲威廉的消息,他坐在書桌旁靜默地閱讀書信。

『親愛的洛克伍德:

我很高興終於看見你理清自己的思緒。

在此,我得冒昧地向你提出一項要求。
但若你深覺不妥,你完全能夠拒絕。

我是說,倘若等我們都將手頭上忙錄的事結束後,你是否願意和我共進晚餐呢?

或許我們能聊一聊彼此的同事。

我再次聲明,若你覺得不妥,你完全能夠拒絕。
我衷心希望這個要求沒有冒犯到你。


誠摯的
菲茲威廉』





在加拉哈德沉睡的時間裡,關於亞諾教授的調查仍然持續進行,當范倫坦親自找上門時,梅林曾以為他們搶得了先機。

當時,魔法師將探聽到的資訊回報給哈利,親自送他上肯塔基州的飛機,臨行之前,哈利站在登機梯旁,將他的黑傘斜靠在壁上。

「梅林,你還欠我一個擁抱。」聖潔騎士輕聲說道,那本該發生在他轉醒之時,一個慶祝意味的擁抱,卻因事態緊急而沒有發生。

魔法師依言走近了加拉哈德,雙手狠狠環住對方,他們的臂膀陡然相撞,那擁抱很用力,充滿真情與誠摯,帶著祝福與惜別。

當加拉哈德站在登機口時,他忽然回頭,「梅林,我們吃頓飯吧。」他說。

魔法師幾不可查地點頭。

那一刻,梅林並不知道七小時後,他得被迫看著加拉哈德出乎意料地瘋狂殺戮,他情急之下叫了對方的名字,梅林從不在出任務時直呼特工的真名,事實上,他從不會於工作時,直呼特工的真名,然眼下的情況卻失序得如千禧年的病毒連鎖般毫無頭緒。

然後,一顆子彈打碎了藍天。

他瞬間摘下了眼鏡,疼得彷彿鏡片忽然破碎扎入他的眼,從此刻開始的兩小時內,他機械式連絡了各個騎士,聽見他們在圓桌旁為加拉哈德敬酒,而魔法師依舊只能靠在那扇門後,進行他個人式的哀悼。




梅林沒想過,這事態竟然還能更糟糕。

當伊格西拿著亞瑟的手機澄清自己的清白,梅林卻只想對著那個早已死去的長者怒吼,然那不過是一秒的失控,下一秒,他冷靜地要求新任的蘭斯洛特放下槍,迅速擬定作戰計畫。

若說世界上,有誰能帶領兩位毫無任務經驗的特工拯救世界,那只能是梅林。

當所有人都得依靠他時,魔法師毫無空間與時間能夠處理自己的情緒。

或許將瞬時而起的疼痛與憤怒往後延,不見得不好。


十二小時後,梅林、伊格西和蘭斯洛特與世界平安渡過史上最糟的情人節。

梅林在回程時接回了蘭斯洛特,並在三小時後收到已然抵達肯塔基州的後勤小組回傳的訊息,組長斯維格表示,他們找不到加拉哈德的屍體,只能空手返回。

總是無所不知的魔法師,在那一刻不知道自己究竟能不能相信奇蹟。

當梅林再度坐回自己的書桌,盯著桌面上已然攤平的優美字跡時,他拿起熱燙的馬克杯,憑空敬了一下,垂首,開始回覆那封信。


『親愛的菲茲威廉:

請別說冒昧,我很樂意和你共進晚餐,聊聊彼此的同事。
你知道位於肯辛頓區教堂街的一家法國餐廳嗎?

我非常推薦他的主菜。
事實上,我的週末總是空閒,若你忙完手邊的事,請告訴我你對於晚餐的安排。

願上帝祝福你仍舊平安。

誠摯的
洛克伍德』

他幾度停筆,那幾句答覆簡短,他卻反覆斟酌了近一個小時,梅林盯著墨跡未乾的信紙,隨手擱在書桌上。

他走出書房,反鎖了房間。

一個月後,梅林終究將那封信寄了出去,而他對自己何時才會收到回信完全沒有任何概念。

事實上,魔法師確實收到了回信,儘管那封信遲了三年。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Time
Introduction

生如初見

Author:生如初見
我們捧著流金歲月,年華流過指縫,淌成一壺春。

Articles
Latest journals
Visitors
Latest comments
Latest trackbacks
Monthly archive
Search form
Display RSS link.
link
Friend request form

Want to be friends with this user.

Friends

Ms.Waltz

DIZZYing.com
Keyword

ML Lestrade M/L Myc/Les Mycroft M00 Marlloy 007 DH, Tony HP,Harry 心得 Bruce, Tony,Bruce,科學組 科學組, Sanpe,Harry 

Pul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