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L】球球

衍生:BBC Sherlock影集
配對:Mycroft x Lestrade
簡介:Lestrade是顆球,偶爾會變人。Mycroft是個人,偶爾會變球。
附註:謹獻給麥狐狸群小伙伴與球球,謝謝你們讓一切不可能成為可能。




這一切似乎有跡可循。

Lestrade滾著圓潤的身體,以不符體型的銳利目光(別探究他眼睛在哪,這只是一種具現化的形容)掃過櫥櫃裡被鑽了小洞的高級糖粉袋,那洞口如此微小,只有如他在蘇格蘭場服務多年的經驗才能看出──這裡,有球來過!

故事進度太快了?
讓他從頭說起。

有時候,你買回來的糖包並未開封,然過陣子卻似乎覺得它變輕了些,但你總想那不過是錯覺,一旦開封後,加上倫敦潮濕的氣候,你幾乎不會察覺當你上次使用後,它重量的改變(受潮甚至會變得更重一些)。

有時候,你會在地板上撿到幾分硬幣,你想不起來那是何時掉落,但落在你屋子裡的錢幣自然是你的,你收的心安理得。

從來沒有人會將這兩件事聯想在一起,這是Lestrade安然生存的原因。
或者,這是球之一族安然生存的原因。

他們靠糖分過活,同樣的,也需負擔他們取走的糖所相對應的金額,他們不是小偷,也不能當小偷,一旦違背條例,便會遭受可怕的下場(然而目前沒有遭受可怕下場的球說過究竟會遭遇什麼,畢竟,他們都漏氣了)。

Lestrade謹遵條例,只取他應得的糖分,安份守己地付出金額,他閒暇時也在蘇格蘭場辦案兼差,夜晚則化為圓球四處滾動,他不能用自己的勞力換得的金額購買糖粉,必須取用他人的糖分,條例說,這是為了確保人類知道上天仍安排著小精靈看顧他們(舉例而言,當你在房子裡撿到錢幣時,會叫一聲感謝上帝)。

雖說球之一族,然Lestrade從沒見過同類。他每周按照固定的順序從一家廚房滾到另一家窗檯邊,小心翼翼地穿過保全系統,謹慎小心地用餐,然後離開,絲毫沒有驚動任何人。

直到最近,他發現那些精煉過的高級糖粉都比他預計的還要少一些(依據球的食量,Lestrade對糖份量的減少是很敏感的),他不動聲色,持續觀察了幾周,終於在另一處具有高級保全系統(Lestrade差一點就被紅外線掃瞄裝置發現而引起警鈴大響)的廚房裡,發現另一顆球的蹤跡。

發現同類是令球雀躍的一件事,但Lestrade不知究竟如何和對方聯絡,他本計劃著能和對方分享誰家保全系統的漏洞,誰家大兒子的床櫃下藏著高級巧克力,誰家的冰箱層冰著草莓冰淇淋。

他回到家裡滾動了幾天,終於想到一個好方法。

Lestrade憑著記憶,在賣場裡搜刮了那顆球曾品嚐(他想,那顆球一定是品嚐,而非單純填飽肚子)的糖包與最高等級的巧克力,放在自家廚房。當夜晚來臨,他埋伏在沙發椅後,等著那顆球上鉤。

他等了一個禮拜,等到都懷疑是自己太過寂寞而產生的錯覺。

然後,在第二個禮拜一那天晚上,細微的滾動聲傳進他的耳膜(別計較他的耳朵在哪,再強調一次,這只是具現化的形容)。

他小心翼翼地滾到對方身側三公尺遠的桌腳旁,思考著該怎麼樣才能打招呼,然卻聽見低沉優雅帶有幾分慵懶的聲調,「探長,晚上好。」

Lestrade嚇了一跳,他並未自我介紹,那一秒他想的是他身分敗露會有什麼下場,不安地描向任何能修補破洞的透明膠帶及橡皮。

「這很明顯,從你身上的擦傷就能推斷你受過什麼撞擊,基於球本身所具有的彈跳能力,那必然不是在球體型態所受的傷,那麼,什麼人會經常受到槍擊?警察、軍人和黑幫份子。你不是黑幫份子,只剩軍人和警察的選項,我正巧瞧見你的槍套和警官症,你真該收得更妥貼一些,幸會,Lestrade探長。」

如果球有表情,Lestrade敢用自己從警多年的經驗擔保,那顆球必然會勾起得意而傲慢的笑容。

「你的佈置太明顯了,」那顆球完全沒打算克制自己的嘲諷,「雖然我對英國人的平均智商已有概念,但我還是說服自己好些天,才打算直接走進陷阱裡。」

Lestrade尚未反應過來,就被一連串的推理砸得暈頭轉向,他清了清喉嚨(具現化形容),打算釋出自己最大的善意,「呃,那我想,我就不需要自我介紹了,請問你是?」

那顆球似乎在思索,他能輕巧地保持自己的身體不輕微滾動,從這一點上,Lestrade就能看出對方強大的控制力,那顆球並非普通球。

「你可以叫我Mike。」名叫Mike的球說著,Lestrade有預感那並非真名。

「呃,Mike,」Lestrade往前滾動,努力將自己早先購買的禮物推出來招待對方,「請用。」






Lestrade多了一個朋友,真正的球朋友。
他們偶爾會聚在一起商討該攻略哪家的廚房,Mike選的地段都高級地多,Lestrade終於明白為何自己以前從沒碰過對方,他們彼此的地盤幾乎沒有重疊,若非那晚Lestrade打算挑戰自己的極限,滾入位於肯辛頓區的高級住宅區,他或許一輩子不會碰見Mike。

Mike非常聰明,他似乎背後長眼睛(又一項具現化形容),能算出紅外線的落點,他擬定計畫,Lestrade負責跑腿,兩球合作無間,共享當日的戰利品。




「左邊一圈,前方兩圈,右方四圈,對,就是那裡。」Mike慵懶地下達指令,Lestrade俐落地滾動,精準地停在Mike指示的位置。

在多日訓練下,他現在已經能精確地控制自己滾動的弧度,Lestrade到達定點,便見Mike漫不經心地向左前方的椅腳滾去,他看見Mike逐漸加快轉速,球體用力撞擊了椅腳,讓Mike瞬間彈飛出去,他正好落於Lestrade頭上(字面意義的頭頂),那個落點計算地非常精巧,Mike經此一彈,便順利躍上流理台,他輕輕彈跳,彈開了櫃門,Mike壓縮著球體,輕巧地鑽了進去。

Lestrade等了他認為的五分鐘,便見Mike再度壓縮著球體鑽出來(他的彈力真好,Lestrade心想),Mike優雅地滾動,他彈落在地面的落點離Lestrade不太遠,卻能準確利用自身彈力與由高處落下的動能彈回原先外圍。

Lestrade順著原先的軌跡滾回去,他滾近Mike,就著吹嘴和Mike分食糖份,這招是Mike教他的,事實上,Lestrade有許多作球的技巧都是Mike教的。

Lestrade想,Mike果然品味非凡,就連他分享的糖份都特別甜。

他偎著他,在吸食完糖份後蹭了一下。

溫暖的舉動似乎修補了球體的疲憊,或許孤獨才是蠶食心靈最可怕的事物。他們在夜晚裡碰面的頻率逐漸增加,膩在一起分食的時間也變得愈來愈長,但Lestrade仍謹遵條例,從來沒有探問關於Mike的真實身份。

偶爾,他會和Mike抱怨白天工作時碰到的瓶頸,你或許不能想像一顆球的煩惱究竟有多深,但他並不是沒有在動腦,為了掩人耳目,他在蘇格蘭場的兼差也是盡可能幹得有模有樣。

Mike偶爾會出意見,偶爾不會,但許多時候,Lestrade只需要一個能夠傾聽的對象。鑒於他球的身份,Lestrade一直不算有真正知心的朋友,他總覺得和人類隔了那麼一層,也不想晚上帶人回家,上床時變成一顆球,老天!那太沒有尊嚴了好嗎?

連雄風都沒有,還讓他怎麼幹?(不是字面意義的那個意思,Lestrade可是有語言知識的。)

所以能遇見Mike,他真的很高興。遇見同類的那種高興,而Mike的博學多聞,更是讓Lestrade幾乎在仰望他。
事實上,那些相處的夜晚裡,並不完全都是Lestrade在說,Mike偶爾也會就英國首相或財政部長發表的愚蠢政見表達看法,Mike說得並不多,但Lestrade每次都覺得Mike更有道理,以一顆球而言,Mike懂得著實太多,首相怎麼不聘請他去當幕僚呢?

和他混在一起,晚上偷點糖吃,真是太埋沒Mike的才華了。

Lestrade曾為Mike打抱不平,卻惹來對方的輕笑(是真正的笑,不是嘲諷式的假笑,更不是虛偽地扯起嘴角)。

「Greg,你抬舉我了。」Mike總是彬彬有禮,謙虛得很。

這時候,Lestrade總會輕輕地撞擊對方,想看Mike如何維持他分毫不動的本事。
然Mike即是Mike,他幾乎無所不能。

你瞧,這進展不就明白地很?
Lestrade的傾慕已然太多。



Mike偶爾會消失很長一段時間,按照他的說法,是替他的工作出外勤,在外奔波。他曾指給Lestrade一條明路,教Lestrade怎麼侵入宅邸去吃糖。

當Lestrade食糖的品味也被養刁之後,他要憑自己的能力找到高級食材就變得更加困難。一顆球的身手(不需要再度提醒吧?這就是種具現化的形容。)竟跟不上自己的口腹之慾?這聽來多令球感到悲哀。

所幸,Mike總是無所不能。
不知為何,那處宅邸的保全系統似乎有處漏洞,不,確切而言,那是對球而言才會產生的漏洞。Lestrade照Mike的指引,總能避開警報,來到書房,鑽進總是沒有闔牢的抽屜裡吃糖。

那處宅邸他曾不巧擅闖過一次,因宅邸太大,他曾滾不出去而疲備至極,幸而在某間臥房的床頭櫃下找到高級巧克力,才補充了能量。

他一直有陰影,不敢再度前來,若非有Mike的鼓勵,他是絕不會滾進這裡一圈的。

說到Mike,他這個月都沒有見到對方,Lestrade在自家廚房來回滾動,舒緩自己的思念。
事實上,並不只是見不到Mike令他憂鬱,最近他的現場闖入了一個神經緊張的年輕人,嚷嚷著他知道兇手是誰,Lestrade不得不拘留對方幾天,他還在思考之後該怎麼辦。



「你關不了我多久,Lestrade。」青年坐在牢內深處,老神在在,「與其調查我是誰,不如把時間花在抓住兇手。那些證據這麼明顯,從她的脖子就能看見戒指的痕跡,誰會帶戒指掐死一個人?有家世的人。誰能在半夜三點進到她家而沒有任何爭鬥的跡象?她熟識的人。一個已婚,卻能在半夜三點闖入未婚女性住所的男人,答案不是很明顯嗎?」

這個推理,這個神態,總令Lestrade產生一種熟悉感。

「噢,魔王出現了。」青年忽然閉上嘴縮到角落,似乎打定主意不再和Lestrade接觸。

然後,Lestrade就聽見了那個聲音,優雅而低沉。

「Lestrade探長,幸會。」

那是他變身成球,與對方初見後再也不能忘懷的聲音。

Lestrade猛然轉過身,盯著全身包裹在訂製手工西裝裡的男人,他盯著對方伸出的右手,遲疑了半晌,緩緩握住,「很高興認識你,」Lestrade停頓了一下,他不知道該如何稱呼對方。
「Mycroft。」男人順勢自我介紹,他將自己的名字念得如糖般甜蜜,讓Lestrade幾乎只能盯著他的唇開闔,Lestrade猛然吞了一口唾液,同時捕捉到男人的眼神變得更加深邃。

就第一次互報姓名的正式碰面而言,Lestrade想,這還不算太糟糕。





Fin.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Time
Introduction

生如初見

Author:生如初見
我們捧著流金歲月,年華流過指縫,淌成一壺春。

Articles
Latest journals
Visitors
Latest comments
Latest trackbacks
Monthly archive
Search form
Display RSS link.
link
Friend request form

Want to be friends with this user.

Friends

Ms.Waltz

DIZZYing.com
Keyword

ML Lestrade M/L Myc/Les Mycroft M00 Marlloy 007 DH, Tony HP,Harry 心得 Bruce, Tony,Bruce,科學組 科學組, Sanpe,Harry 

Pul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