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MH】紙間的脈動 19.

篇名:Sign of Soul/紙間的脈動
衍生: Kingsman金牌特工
配對:Harry / Merlin / Harry
大綱:梅林有一個筆友,而他從沒真的調查過對方是誰。



「我問梅林那貨櫃裝的是什麼,他說是反叛軍的存糧。我又問他怎麼知道要把爆破裝置放在那裡,他說他懂一點楚什語。媽的那小子,我敢說他懂得絕對不只一點。」

午後三點,開放探病時間,特工們輪流來看仍躺臥在病床上的聖潔騎士,他們關心病情,間或嘲諷哈利的動彈不得,他們隨口說起過去任務的趣事,但有志一同地對正在進行的任務絕口不提。

哈利已經被困在病床上超過兩個月了,他真不明白右大腿的一點小傷需要打石膏打上五個月,他合理懷疑這是醫療措施過當,但梅林總一再用腳傷駁回他回歸任務的請求。

如果當日有空,梅林會來病床前看望他。魔法師總帶著一本故事書坐在病床旁,唸給他聽。哈利曾提出抗議,他完全能夠自己看,他並沒有傷到視力,然梅林卻這麼反駁,「加拉哈德,不唸點什麼,我很難打發這段時光。」

既然需要打發,何必來看他?
哈利氣悶著,卻不再反對。他已經夠無聊了,不想再把唯一一個會經常性探望他的朋友(或同事)趕走。

他並沒和梅林賭氣太長的時間,他總是低垂著眼,聽梅林抑揚頓挫地唸那些精彩的冒險故事。他原先以為梅林只會照本宣科地逐字念稿,豈料梅林在模仿各角色的語氣竟非常貼切,他很快就被故事精彩的峰迴路轉抓去注意力,矜持地克制自己不要催促梅林唸得快一些。

梅林選的故事是同一個系列,是哈利小時候曾看過的故事系列,主角的職業是他曾經的嚮往,這麼多年過去,他早已忘記每一本書詳細的故事內容,但魔法師似乎打定主意要幫他恢復記憶,總是不厭其煩地一本一本唸。

「你到底從哪借來的書?」有一天,哈利終於忍不住問了。

那套故事系列的其中幾本早已絕版,作者更是過世多年,基金會與遺族都沒有再刷的打算,是以能蒐集到全套的系列故事成為相當困難的一件事,有些書甚至得在歷史悠久的圖書館才可能借到,而每本都得排上很長一段時間。

「一個蘇格蘭場的警員借給我的,他建議我念這套書給病人聽。」梅林並沒有刻意隱瞞。

「你何時認識蘇格蘭場的警員?」哈利懷疑地問,他不是懷疑梅林說謊,他只是沒預料到梅林竟然會和除了金士曼組織成員以外的人深交。

「我當然有朋友。」梅林平淡地回答。那句回答忽然讓魔法師的形象更加莫測高深。

哈利克制自己追問的衝動,梅林和對方僅只是借套書的交情,肯定不及和他出生入死,哈利‧哈特,你沒必要降低自己的格調追問這個。


「沒問題的話,我繼續唸。」梅林將注意力拉回書上,低聲唸道,「『事實上我不太了解你這行,我也不想知道。我這份工作要關照的秘密已經夠多了。不過,你有沒有某種真正棘手、眼看毫無指望的任務,讓他去完成?不見得是危險的,如暗殺任務或偷俄羅斯密碼。我是指某種極端重要,顯然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那可以激起他的鬥志,逼他使出渾身解數,讓他的神經完全緊繃,迫使他忘掉本身的困擾。』」

如果哈利不懂梅林選這套書的意義,他絕對無法成為金士曼的特工,他盯著梅林專注的眼神,盯著他開闔的嘴唇,盯著他眉心上褶皺的痕跡,而梅林卻彷彿沒有感受到聖潔騎士停駐的視線,魔法師不受影響地繼續唸,「『他非常愛國,給他真正事關國家安危的重大使命吧。倘若爆發戰爭,那就很容易找到這種任務。再也沒有比生死或榮譽,更能夠讓人擺脫本身的困境。』」

魔法師抬起頭,正好對上加拉哈德專注的視線,聖潔騎士略顯狼狽地移開目光。

「再也沒有比生死或榮譽,更能夠讓人擺脫本身的困境。」梅林又重複了一遍,「哈利,你同意嗎?」

這是魔法師第一次直呼哈利的名字,不是冰冷的聖潔騎士,也不是職位代稱的加拉哈德,是他真正的名字。哈利屏住氣息來到他生命中神聖的一刻,彷彿他的名字忽然間受到加冕,灑上光芒,鍍了一層金。

他認為自己在工作層面上足夠了解梅林,但並不認為自己和梅林有私人的交情。魔法師在工作場合與私人場合對待同事的態度一致,而哈利並非和梅林最親近的那一個,事實上,他懷疑有誰和梅林親近,或者應該說,他懷疑梅林會親近任何人。

哈利渴望能靠近一些,但似乎總不得其門而入,和梅林最近的距離,竟是他倆出任務搭檔時他單方面的聊天。

崔斯坦曾和他說起他失敗的那起任務,若早知接受搭檔能和梅林同時出勤,哈利或許不會拒絕亞瑟指派的搭檔。然當他開啟與總部的連線,訊號那頭傳來魔法師平和的聲音,哈利著實吃了一驚,他甚至以為是自己過於渴望而產生的錯覺。

事實上,哈利並不知道他究竟有沒有自己所以為的那麼渴望,也不知道貿然發問是否會戳破假想的表層,於是他沉默無聲地接受了現況。

「哈利,」魔法師又叫了他一次,「你不同意?」

「不,我同意。」哈利回過神來,含糊著回答那個問句。他沒讓自己刻意回想梅林的問題,只將視線落在魔法師手中的書本上。

《你只能活兩次》,伊恩‧弗萊明的小說,他曾經看過,無比熟悉,如今卻又無比陌生。

滴答。

梅林的手錶輕柔地響了一聲,魔法師闔起書本,將它擱在哈利床頭,「我得走了。」

他沉默地注視魔法師站起身,撫平西褲地皺摺,他輕聲道別,「下次見,梅林。」








那是另一個午後。
當哈利醒來時,意外看見魔法師坐在身側,擱在腹部的雙手下方壓著一本攤開的書,今天的兒童讀物是《金手指》。

哈利坐起身,輕緩地靠近梅林。魔法師似乎睡得很沉,眉心的褶皺很深,眼鏡後方的眼角細紋近看時特別明顯,梅林的唇角緊抿著,仍舊如他指揮任務時嚴肅。

哈利從來不知道梅林是不是把自己當成一種責任,就像他從來搞不清楚梅林對他的態度究竟是對同事、朋友或其他,魔法師對於個人情感有自己獨特的定義,而哈利從沒有去問,紳士不會主動問這個。

他能夠將背部毫無防備地交給梅林,他相信梅林也是同樣,但卻沒辦法真的說出他們之間的情誼究竟是不是屬於朋友或者別的,他們在工作上彼此交付信任,卻沒有在私人方面更進一步地了解對方。

「他剛從衣索比亞回來,三天沒闔過眼。」金士曼的首席醫療長走近哈利的床尾,拿起表格記錄哈利的身體計量數值,又晃到別處去查房。

哈利可以看出梅林明顯剛執行完一個等級極高的任務,魔法師完成任務後卻沒有回家休息,反而來到病床前,等著念故事給哈利聽。

以一個同事而言,梅林作得實在太過。

哈利盯著魔法師深刻的眼窩想,梅林或許並不了解他私人的一面,但梅林卻毫不猶豫地飄洋過海去救他,甚至在私人時間裡,一遍一遍地為他朗讀故事。

梅林並不了解他,如他不了解梅林私下另一面,但這完全無損於他對梅林的看法,也不會改變他對梅林的態度。如果梅林在世界的另一頭陷入險境,哈利也會二話不說地前往救援。他相信他和梅林之間的情感是深厚的,是能夠相互信任的,同時也是複雜的。

忽然間,哈利了解到他或許並不需要釐清自己或梅林的意思,將情感的流向與種類劃分地過度仔細,他們已經認識了這麼多年,相處了這麼多年,無論他或梅林抱持的情感究竟如何,他們對彼此的態度必然不會改變,因這態度早已建立在兩人默認的相處中,成為一種不需言說的默契。

這個在他生命中明顯占有一席之地的人,這個明確說會陪他一起下地獄的人,如今就坐在他的身側,不顧疲累的身軀,堅持一步一步拖他走出泥淖。

何需糾結什麼情感?哈利只知道,目前為止,在他的人生當中,已經沒有人能比魔法師更重要。

他傾過身體,很輕很輕地朝魔法師靠近,兩個人之間的距離逐漸縮短,短到哈利能感受梅林輕微的吐息。冷氣的空調聲在此刻竟響亮地刺耳,哈利靠得更近,幾乎要貼上去。

忽然間,魔法師睜開了眼睛,哈利反應迅速地拉開距離,「你的領帶,歪了。」哈利扯起唇角,同時再度調整梅林出完任務後甚至沒有換下的領帶,「你知道的,強迫症。」

「強迫症。」梅林若有所思地點點頭,或許是理解了什麼。

「你提到生死和榮譽,」哈利將視線轉移到花瓶裡的鮮花,「我最近想起了我的第一次任務。」

「拯救柴契爾夫人免於暗殺。」梅林知道加拉哈德的每一起任務,為了找出哈利的問題,他做足了功課。

「我在想,我救了她,又有多少人因她而死。」哈利平靜地說,那並不是問句。

「你拯救她,並不代表需要為她所作的決定負責。讓她為她自己的人生負責。」梅林說,那同樣不是解答。

「或許,我正在等待有人說出這句話。」哈利彆扭地將右腳抬起,放在床邊,他敲了敲石膏,「可以拆了吧。」

「有何不可?」梅林按下了哈利病床前的按鈕,醫療長蓋亞斯很快就回到病床前。

「麻煩你。」梅林溫和地說。

「早該拆了。」蓋亞斯低沉地笑了一聲,拍了拍哈利的肩背,「該上陣了,小子。」



【中部完結】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Time
Introduction

生如初見

Author:生如初見
我們捧著流金歲月,年華流過指縫,淌成一壺春。

Articles
Latest journals
Visitors
Latest comments
Latest trackbacks
Monthly archive
Search form
Display RSS link.
link
Friend request form

Want to be friends with this user.

Friends

Ms.Waltz

DIZZYing.com
Keyword

ML Lestrade M/L Myc/Les Mycroft M00 Marlloy 007 DH, Tony HP,Harry 心得 Bruce, Tony,Bruce,科學組 科學組, Sanpe,Harry 

Pul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