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MH】紙間的脈動 16.


篇名:Sign of Soul/紙間的脈動
衍生: Kingsman金牌特工
配對:Harry / Merlin / Harry
大綱:梅林有一個筆友,而他從沒真的調查過對方是誰。

【中部】

「根據朗的說法,那裡應該是反叛軍看守人質的地方。」加拉哈德埋伏在樹林後,盯著遠方看守地道入口的守衛。

梅林擷取了入口畫面,連通各軍情機構的資料庫進行比對,「蘭森‧拜冷,通緝犯,罪名是二年前持槍血洗一整個市集,死者五十二人,其中有四十名是女人,五名小孩。」

加拉哈德低聲問,「我需要留活口嗎?」

「不需要,」梅林慢吞吞地回答,「他是啞巴。」

「很好。」聖潔騎士趴在地上,架起狙擊槍,調整碼數到一千五百碼,小圓鏡裡的十字準確對著男人的頭部,他輕輕叩動指節,低聲道,「不用謝。」

血液瞬間從男人的腦後噴了出來,撒在荒蕪的土地上。

哈利等了五分鐘,沒有見到第二個人出現。

梅林以紅外線感應模式檢查周圍,「方圓五百碼已被淨空,可以進去了。」





「花崗岩,整個隧道都是。」哈利以手錶上加裝的手電筒配置照亮石壁,他回報的聲音不算大,然整個隧道的回音卻相當嚴重。

哈利將掌心放在石壁上試探整個石壁的材質,發現斑駁的不平整痕跡,不,那或許不是斑駁,哈利湊進去看,「梅林,這上面似乎有刻字。」

「加拉哈德,站遠一些,把整面牆的資訊照給我看。」

哈利照做,他後退了三步,很快就抵上石壁,「梅林,我不能再退了。」他拍下僅能捕捉的範圍,「我把照片傳過去,稍等。」

哈利正位於地下約十公尺深的隧道,圖像的傳遞有些延遲,為了省電與及時反應通話的必要性,他們沒有啟動畫面連線。

在哈利等待圖片傳送的過程中,總部那頭完全是寂靜的,連絲呼息的聲音也沒有。說不出究竟是為了想聽見魔法師的聲音,又或者僅僅打算驅散沉默,哈利輕咳一聲,示意他將要開啟一個話題。

「這是何魯斯的標誌。」魔法師在加拉哈德啟口前一秒說出了答案,「代表新生之意,旁邊的字體是象形文字,屬於新王國時期,但有些毀損。」

「你對象形文字也有研究?」加拉哈德讓燈源仔細掃過眼前的石壁,試圖尋找錯落的訊息。他不是真的詢問,僅只是想藉此延長談話的時間。

「如果我夠自大,我會說,魔法師無所不知;但我只是一名特工組織的軍需官(或許客觀而言,我在我的職位上幹得不錯),應當對世界謙虛,所以我只能說,我碰巧懂一些。」

如果哈利不夠敏銳,他或許會錯失梅林在正當應答時隱微的笑意,他心情輕鬆地揚起嘴角,「你覺得蘭斯洛特怎麼樣?」

「他習慣獨來獨往,不太聽從軍需官的指令,我上禮拜才接到抱怨。」梅林低聲回答,語音輕淺的像是不願意在此刻談論這個話題,「前方叉路左轉,盡量走在隧道正中間。」

黑暗中,哈利頭上的雷射光源如特修斯綁於迷宮入口的紅線,筆直地指引前方道路,他照著梅林的指示行走,一步一步踏地小心謹慎,直到隧道無預警地終結。

「梅林,前方沒有路了。」哈利回報道,他用手錶找亮了眼前的石壁,試圖尋找接縫處,「我把照片發給你。」

「加拉哈德,退後三步,左轉九十度,在你左下方的石壁上觸摸,那裡應該同樣刻著何魯斯的標誌。」

哈利照做,他轉身面向左手邊的石壁,指腹小心翼翼地觸摸那如眼的符號,「梅林,這裡有個凹槽。」

「拿筆伸進凹槽裡。」

哈利從胸口拿出隨身攜帶的鋼筆,伸進那個小洞口,他戳了一下,整個隧道忽然產生了晃動,「梅林,」哈利屏住氣息,「門開了。」

「加拉哈德,打開畫面連線。」魔法師果決地命令,「你深入的地區沒有任何記錄,一旦穴道崩塌,你會被活埋在裡面。」梅林需要第一手的資訊判斷何時當讓聖潔騎士撤離。

「我開了。」哈利用手電筒照亮了前方,然只能見到一片黑暗,「這是真的古蹟嗎?」

「是仿的,」魔法師說,「估計不會超過十年。」

哈利走了約莫十分鐘,再度碰見石壁。這次不需梅林多言,他依循老路找到何魯斯的標誌,經歷同樣的天搖地動後,石門再度敞開。

洞口之後的空間顯得遼闊,加拉哈德用手錶在黑暗之中打出一道光,「如果這是仿的,是不是會有面鏡子能反射陽光?」他問,「像電影那樣。」

「或許,」魔法師說,「放出『探路者』。」

「探路者」是軍需部門最近開發出的產品,是台能在地面上行走的小型電動車,車上裝置著監控設備與避震措施,能在短時間內搜尋一整片未知的地面資訊。

哈利一共放出四台探路者號,細小的燈光在黑暗的空間內交錯行走,「梅林,這裡一定有照明設備,如果我是建造者,不需要特地做什麼鏡子反射陽光。」他隨意地發表意見,不打算否認他的軍需官在任務之中帶給他多大的安定與平靜。

「你往地面的左前方看,」魔法師開口,「再以那塊石板為中心點,往右前方看。」

哈利蹲下身,順著梅林的指示照射左前方的石板,那裡有個同樣眼熟的標誌。右前方一公尺處也有。

「你得正好採在石板上,如果我沒料錯,石板下都裝有重量感應裝置。你踏錯一步或許會啟動警報。」

「但是探路者號──」

「它們的重量輕,感測不到。那是故意的,這裡或許會有甲蟲類與爬蟲類出沒,沒必要做得太精密。」只要能量測到入侵者的體重就好。「我想,五公斤內應該都是許可的。」

「我知道了,」哈利照著地面的標誌,一步一步踩踏在正確的石板上,似是避免干擾他,梅林沒有再說話。

「梅林,標誌停了。」哈利用手錶照亮四周,「我看起來在正中間。」他的錶晃過一處石雕,那隻鳥雕刻得栩栩如生。

忽然間,石鳥的眼睛亮起一道光,彷彿帶有自我意識,那道光如探照燈般四處掃描,哈利本能地蹲下,耳邊忽然傳來梅林急促地吶喊,「加拉哈德,我們中計了。這裡埋的全部都是炸藥,立刻往原路回去!」

哈利輕聲說,「梅林,那隻鳥,我不能就這樣站起來。」那道光明顯是被啟動警戒裝置,哈利有預感,自己一旦被發現,他絕對快不過炸彈的引爆。

魔法師那頭傳來鍵盤敲擊的聲音,「探路者號顯示有另一條路能回到地面,距離是你方才走過的三分之一,但不排除那條路被放置炸彈的可能性。」

三分之一,如果哈利跑得足夠快,或許五分鐘就能回到地面,然而一旦那條通道的炸彈啟動,他連逃脫的空間都沒有。

而原本的路線雖長,但並沒有放置炸彈,事實上是相對安全地多。

「梅林,那條路怎麼走?」加拉哈德冷靜地問。

「就在你的正前方,三百公尺處有一道石門,那條通道是上升的斜坡,你盡全力跑,大約五分鐘能回到入口的正後方。」

「如果,」梅林吞了一口唾液,「那條通道裝有炸彈,會從內部開始爆炸,讓通道的炸彈產生連動反應,你跑得夠快──」


或許能活。
梅林沒把最後一句話說完,沒必要如此。

「梅林,石鳥掃描的光線愈來愈低了,」加拉哈德盡可能蹲低身體,「不用兩分鐘,他們就會發現我。」

「它的掃射有固定的週期,聽我的指令,在它一過你頭頂時立刻跑,運氣好的話,它再度掃射時,你已經在通道裡。」梅林的指節快速地敲擊,然讀秒卻冷靜平和,「三、二、一,跑!」

加拉哈德頃刻間起跑,絲毫不顧揚起的沙塵會造成多大的動靜,整個地面頓時晃動了起來,重量感應裝置響徹整個空間,哈利在十秒內就跑到梅林說的石門,他用力一推,石門卻分毫不動。

此刻,石鳥發射的光線忽然反向搜尋,梅林急促地說,「加拉哈德,你要用按的,快找標誌!」

哈利蹲低身體,恰恰閃避掃過頭部的光線,他在石門的角落摸索,總算摸到熟悉的凹槽,哈利毫不猶豫地用鋼筆戳了進去。

石門移動的速率慢得令人心急,哈利在門縫打開至三十公分時直起身子硬是擠過去,就在此刻,那道光恰好照了過來,聖潔騎士瞬間暴露行蹤。

「跑,加拉哈德,跑!」

那隻石鳥瞬間爆炸,整個通道都在搖晃,哈利沒敢回頭,一個勁地奔跑,他能聽見後頭坍塌的聲響,石塊在他身後掉落一地。

「小心右邊!」梅林幾乎在咆哮。

哈利瞬間往左側靠去,頂上的花崗岩倐然塌陷,從右方掉落,只差一秒就砸在哈利頭上。

再快一點,再快一點,再快一點!梅林打開裝在哈利腰側的錄像頭,顧不得耗電量與傳輸訊號佔去的頻寬,他能看見火花從地道底端燃起,深埋於地下的沼氣加速了火勢的燃燒,艷黃色的火光冒著濃濃白煙,而加拉哈德奔跑時勢必得大口呼氣。

「加拉哈德,用衣袖掩住口鼻,你後方的通道已經起火燃燒了!」梅林倏然站起身,盯著畫面上火舌離自己愈來愈近,眼看聖潔騎士快要跑不過火勢,梅林顧不得思考,緊急下令,「加拉哈德,我數到三,你向身後丟出手榴彈,然後跑!」

在一路爆破的通道裡聽見這項指令,都忍不住要猜想魔法師或許瘋了,然加拉哈德卻聽話地從腰袋中掏出手榴彈,在梅林數到三時,毫不猶豫地朝火舌中扔了出去。

他一秒鐘也沒有停留,他知道手榴彈的爆破範圍有多大,他平日的腳程或許能夠逃過爆炸範圍,然而在通道狹小與火勢加成之下,爆破的範圍必然更加廣大。

哈利已能看見遠方的亮光,而身後爆破的風壓轉瞬間將他帶了出去,哈利狠狠地撞在地上,肋骨疼得要命,他抹去臉上的沙塵與碎石,回頭去看,方才的爆破造成通道由中段崩塌,掉落的石塊阻擋了火勢,他只停了一秒,身體便下意識往左側閃過,一塊堅硬的花崗岩當頭砸下,尖銳的邊角瞬時戳穿了他的大腿。

加拉哈德下意識地嘶了一聲,他用力搬起石塊往後扔,那震動不足以影響崩塌的通道。哈利拖著傷腿朝光亮的地方走去,耳邊的梅林已沒了聲息,連雜訊的電子音都聽不見。

沒電了。
不光是通訊設備,腰後的錄像設備、額頭上的雷射光與手錶,通通都沒電了。

他喪失了所有的定位裝置訊號。

哈利緩慢地走出穴道口,現在是晚上,舉目所見,一片荒野。
狼在遠處低聲咆哮。





梅林摔碎了他的馬克杯,輕脆的聲響如某種不詳的預兆,梅林抬頭,畫面已然一片黑漆。他倏地站起身,接上亞瑟的連線,「亞瑟,我是梅林。」

他急促地報告,「那起情報是假的,反叛軍已經公布處決的時間,在明晚六點整。我會安排崔斯坦和帕西弗去拯救人質,他們的軍需官是高維。」

「梅林,那麼你呢?」彼端的長者問道。

「我去找加拉哈德。」魔法師沉聲道,「他撐不了太久,讓金士曼特工拯救世界,我是他的後勤,我有責任帶他回來。」

長者在那頭沉吟一會,說,「他的後勤,本來是高維。」

「我和他換了。」魔法師毫不避諱地承認。

「加拉哈德生死未卜。」長者毫不留情地指出事實,「在你的指揮之下。」

梅林忍住了反駁的衝動,「所以,我更有責任帶他回來。」

那頭的王似乎在沉思,梅林克制自己的催促,等著亞瑟的指令。

「高維沒有一次指揮兩名特工的經驗,我讓你帶回加拉哈德,就得擔負起人質搭救失敗的準備。我們禁不起失敗,梅林。」

魔法師抿著唇,毅然決然地做下保證,「若我現在出發,能在處刑前三小時趕回來。」

「記住你的保證,如果超過預定時間,你得放棄搜尋加拉哈德,優先選擇配合執行任務。」長者的聲音聽來有些冷冽,梅林沒能探究究竟為何。

他對著已然斷線的頻道低聲承諾,「我會找到他。」





哈利再度醒來時,天空是慘澹的青色。

他往胸口摸了摸,那枚鋼筆還在,在經歷過如此猛烈的爆炸後,它居然沒有落下。哈利躺在草地上,打開筆蓋,發現鋼筆頭已經歪了。

加拉哈德嘆了一口氣,這是他最喜歡的一支筆,他總是用這筆寫回信。

他緩緩地將鋼筆收回胸口處,忽然感受到地面細微的震動,閃著白光的雙眼和利牙正逐步接近,是狼,不只一隻。

好極了,他能從爆炸中逃脫,卻得窩囊地死在狼的嘴下。
他衷心希望被咬斷喉嚨不是太疼。

哈利闔上眼,雙手搭在腹部,打算尋求一個體面的死法,驀然間,他在腰側摸到一個方形金屬物品,哈利猛然睜眼,他用掌心緊緊握住那枚物品,緩慢撐著身體爬起來,狼群正試圖要靠近他,約有十幾隻狼,哈利握著那個方型金屬,朝狼群聚集的地方用力扔去。

他的氣力用盡,無法扔得太遠,幸好那枚打火機沒有如同正規手榴彈的威力,梅林說是試作品,然對此刻的聖潔騎士而言,卻是救星。

打火機手榴彈爆炸的威力不大,倒是聲光效果做得十足,狼群一哄而散,哈利筋疲力竭地躺回草地上,祈求他能撐到有人發現他。

然後,他聽見螺旋槳的聲音。






夜間搜尋本就是件困難的事。他們按照原先的通道長度推算,在加拉哈德可能的落點附近尋找,然而並沒有找到任何蹤跡。

時間一分一秒地消逝。

「梅林,超過預定的返程時間了。」機師,同時也是軍需官沙朗,以嚴肅的語調明示他們應當回頭。

「再找一下,他一定在這附近。」然魔法師卻忽視他的言語,梅林趴在機師的椅背上指示飛行路線。

忽然間,離他們約莫兩千五百碼處竄起一道火光,「往那裡飛。」梅林當機立斷地指示。

「那可能是反叛軍的示威,」莎朗勸阻道,「距離電腦推估加拉哈德的落點非常遠。」

「往那裡飛,」梅林沉聲道,「莎朗,這是命令。」

機師心不甘情不願地聽從了,他將直升機轉向,低聲抱怨,「你會害死我們。」

直升機不過幾分鐘就飛到爆炸處的上方,機艙的每個人(除了兩位機師外)都拿起了機關槍用以自衛,忽然間,短促的滴答聲響起,所有人都隨著梅林的目光看向他的錶,魔法師飛快地下命,「降落,他在這裡。」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Time
Introduction

生如初見

Author:生如初見
我們捧著流金歲月,年華流過指縫,淌成一壺春。

Articles
Latest journals
Visitors
Latest comments
Latest trackbacks
Monthly archive
Search form
Display RSS link.
link
Friend request form

Want to be friends with this user.

Friends

Ms.Waltz

DIZZYing.com
Keyword

ML Lestrade M/L Myc/Les Mycroft M00 Marlloy 007 DH, Tony HP,Harry 心得 Bruce, Tony,Bruce,科學組 科學組, Sanpe,Harry 

Pulnk